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傍个上仙当师尊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将军
作者:林清野  |  字数:1534  |  更新时间:2019-10-23 08:40:22 全文阅读

因为整日里都想着折丹的那句话 所以容与这几日见到道长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他的千纸鹤歪歪扭扭地朝鞠陵飞过去,本来半天就可以到,不知为什么到如今还没有回应。

他心中不免有些焦急,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容与一向很会喜怒不形于色。只要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别人就算想破脑袋也不明白。

“随意,快过来,看楼下那是什么?”

今日里他们三个却不在道观里。金陵城里举办千灯会,云随意老早就眼巴巴地盼着,于是前一日他们便早早地下了山去往金陵。谁承想街上早已是游人如织,客栈酒楼全都是人满为患。好不容易盼到空房,却还只有一间。不过这间房位置倒是极好,临窗就是朱雀街。容与一张银票甩在桌上,老板与伙计的脸都欢快了些,问候得格外殷勤。

云随意听得这话,马上放下手中正画着的符纸三步并两步跑到窗边扒着探头往下看。街上不知什么时候挤满了人,只留路中间一条大道。两排身穿铠甲的士兵整齐地列队前行,一眼都望不到尽头。为首的一名髯须男子男子骑着匹高头大马,从楼上的角度看不清脸。身后是一顶枣红四人抬轿子,不知里面坐的是什么人。

围观的百姓吵吵嚷嚷,不知在说些什么,但听得最多的两个字便是“将军”,想必是外出作战,今日凯旋。容与见云随意没有看过这个阵势,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窗户外面,赶紧把她往里拖了拖,正巧这时,一只白皙小巧的手掀开了轿帘,紧接着一个盘着垂云髻的脑袋探了出来,往周围四处张望了一番,不过只是轻轻转了转头,不敢有太大逾矩的举动。那轿中似乎还有一个妇人,从楼上的看过去只能看到她的衣角。

那个小姑娘在即将把轿帘合上时不经意抬头撇了一眼。正好与容与对视,在那一刹那间似乎脸上起了绯红,飞快地躲进了轿中去了。

容与愣愣地盯着那顶轿子,表情就像是见了青丘的人一样慌乱。他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身旁还在津津有味地趴着看的云随意,把眼睛眨了几下,确定了自己没有眼花。

那坐在轿中的小姑娘就好像是云随意长大之后的模样,即便是就那么匆匆一瞥,他也敢确信自己没有认错。同时几乎有一个想法无法遏制地冒了出来,让他的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

“随意,”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刚刚有看到轿子里的人吗?”

“没有呀。”她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容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见她正盯着楼下那买糖画的大爷。

队伍渐渐走到了另一条街上去,围观的人群发出了几声兴尽的感叹。云随意觉得无趣,把探出去的头又缩了回来,自顾自地说道:“热闹不是我的。”

容与觉得好笑,但是他脸上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他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房门突然被打开,道长手里端着两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里本来是他们嘱咐店小二送上来的吃食,不知为何道长亲自端了上来。

云随意见状,立刻跑过去想要帮他分担些什么,生怕道长摔跤,口中急切地喊道:“师父小心烫,师父快放下!”

容与上前装模作样地帮忙拿了一个放到了桌上,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今日你倒成了店小二,那老板发你工钱没有?”

“楼下实在太忙。他们加了人手还是忙不过来。我想我没有事情干,倒不如去帮帮忙。”道长说着,拿了一块软糕递给云随意:“这个好吃得很,你尝尝。”

那也就是说——刚刚那些人走过的时候,道长其实就在楼下?那他会不会也看到了那轿子里的人?

他无法想象道长把云随意还给她生身父母的情景。他不会舍得的。

容与几乎是斩钉截铁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他状似无意地开了口,嘴里嚼着东西,试图掩盖他声音里听起来任何的不平静:“刚刚街上这么热闹,你看见了没有?”

“听说是个将军吧——我对这些事情没有太多兴趣,这还是后厨的厨子告诉我的。”

他真的没有看到吗?

容与细细地看着他。道长的神色仿佛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正常,他低下了头看着云随意——“好吃吗?”

爱不爱一个人,从眼睛就可以看出来。容与觉得,要让道长看起来不喜欢云随意,除非把他的眼睛挖掉。如果那真的是云随意的父母,他会怎么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