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田园蜜宠:病娇相公挺腹黑

正文第三十六章 遭人嫌弃

[更新时间] 2019-05-25 19:38:08 [字数] 3086

乔悠到了香客来的时候,酒楼的门口被一些杏仁围的水泄不通的,她这么一个小身板儿几乎都挤不进去,只依稀听到了几年有女子吵架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店小二看到了人,好不容易将她带了进去,路过正厅,就看见昨儿个瞧见的夏紫淑正端坐在桌子旁边,那张漂亮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对面的女子乔悠曾见过,是城东谢员外家的大小姐谢絮冉,平日里也是个善解人意的主儿,今个儿也不知怎么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和夏紫淑吵起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紫淑,你不要太过分。”谢絮冉冷着一张脸,看着夏紫淑的目光没有半分客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紫淑似乎是被她这个模样吓到了,不停的在抹着脸上的眼泪,断断续续的开口,“谢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过就是没注意踩到了你的鞋子罢了,我赔给你就是了,何必要这么为难我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听着这话,纷纷起哄,只觉得是谢絮冉的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都是富家的小姐,大家闺秀的在酒楼里面吵架委实是不妥当,奈何谢絮冉性子原本就是比较直,根本就受不的旁人这么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何况,她和这夏紫淑素来不和,心下的怒火就更大了,“你就可劲儿装吧,夏紫淑,我告诉你,今年你们夏家在叶城的茶叶生意,想都不要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谢絮冉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紫淑不停地抽泣,听着谢絮冉撂下了狠话似乎还想要追上去,最终被旁边的丫鬟给阻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倒是有几个富家公子哥儿上来安慰她,还贴心的拿了手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紫淑委婉的拒绝,低垂的眸中有一道寒光闪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幕,透过后厨窗户的乔悠可以说是看的一清二楚,她可算是明白着夏紫淑是为何能够比一个嫡出的大小姐还要受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啧啧,这夏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膈应人。”许四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乔悠的旁边,瞥了一眼窗户外面的少女,脸上是遮盖不住的嫌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悠没有说话,她不是夏紫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很多坏人都有自己逼不得已的苦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乔家村,刘青云带着裴家的七八个小厮浩浩荡荡的来到裴衍的院子门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年坐在院子中央,旁边的初一正端着一盘子点心歪头看着少年手中的书,上面写的都是一些鬼怪的故事,没什么真凭实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衍,在看什么呢?”刘青云走到裴衍的身边,话语之中带着几分怜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狱九怪呀,婶婶要不要一起来看。”少年扬着手中的书,对刘青云的态度倒不像对二房其他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走到他旁边,初一主动的给她让了个位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婶侄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倒是融洽,刘青云是大家闺秀出身,原也是读过书的人,心肠也软,见着裴衍是个痴儿,无父无母的自然多了几分怜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子外面,从村子东边儿到这儿来转悠的胡可儿手中抓着一个鸡毛做成的毽子,一眼就看到他们院子门口守着的几个小厮当即就起了心思,偷偷的走到旁边的草墩子躲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子的围墙有些高,她好不容易寻了个地方站了上去,只看到了几年一个看起来娴雅的美貌妇人正在喝那个俊美公子说着什么,两个人看着手中的书,时不时的还笑了,画面看起来温馨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妇人,应当就是那个俊美公子的娘亲了吧,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公子看着自己十七八岁的模样,这夫人最起码也有三十岁了,偏生这容貌看起来只像个二十三四的年轻妇人,容貌姣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想着,胡可儿心里那股心思似乎占据了大脑,她想象着自己成为了这户有钱人家的少奶奶,过着前呼后拥的日子,还有一个俊美无比的相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乔悠,纵然是成为了香客来的厨子又如何,还不是出去盼头露面的,倘若是她去了,还要小心翼翼的给她做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想着,胡可儿从草垛子旁边出来,捏着手中的毽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边踢着一边靠近裴衍院子的北边的围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小厮看着她是百姓,便也没有怎么警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路过院子的围墙,胡可儿顿时收了毽子,重重的丢进了院子里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听的初一一声儿惊呼,额头上有一小块儿地方红肿了起来,在看地上,一个鸡毛毽子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他的脚边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谁竟然敢用毽子砸我?”捂着额头上的红肿,初一只觉得自己倒霉到极致,怎么在自己家院子里还被人偷袭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旁的刘青云和裴衍也被初一的声音吓到,两个人正好奇着,只看到门口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那儿,低着头似乎不好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小厮将人拦住,没有放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初一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突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次那个对他们家公子意图不轨的那个女子么,今儿个怎么又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家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摆弄着手中的书,根本就没有将胡可儿放在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啊,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用力大了一点儿,没想到竟然飞进了您的院子里面,还砸到了人,实在是抱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美丽妇人旁边前面俊美精致的脸,立刻就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盯着娇滴滴少女,看着她脸颊绯红的模样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脸上浮出了几分笑容,对着小厮挥手,让他们将人放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衍忍不住皱眉,拉了拉刘青云的衣摆,睁大了眼睛摇头,俨然是不想她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道这小姑娘也是个不简单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院子的围墙虽然不算很高,可到底比成年男子的身高还要高上一半儿,寻常踢毽子的话根本不可能踢进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是眼前这姑娘故意扔进来的,加上方才她进门的时候说的话,虽说是在道歉,可是话里话外,都在和她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砸到的人不是她,她道歉的话也该是对着初一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素来是个娴雅淡然的性子,不喜欢争抢,可是这并不代表,别人在她面前耍的小心机她也不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看在这姑娘是想见小衍的份儿上,她也就不计较了,毕竟是春心萌动的小姑娘,用点儿手段也没有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是住在这里隔壁的么?”她耐心的询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可儿一听着妇人的话,心中有些欢喜,不过还是强忍着道,“夫人,我是住在村子东边儿的,我叫胡可儿。”她自报家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可儿啊。”刘青云捏着这个名字呢喃了两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十六七的模样,长相还不错,“那胡姑娘,你可认得我们家小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提到裴衍,胡可儿脸上就更红了,娇滴滴的目光偷偷的看了旁边少年两眼,只可惜那人的目光师兄落在他手中的书上,胡可儿忍不住的失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想到那天自己竟然被这少年还有他身边的小厮嘲讽了,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甘,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直视着少年,“我是和公子见过一次的,只不过还不知道公子的大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一愣,看了裴衍一眼,随后缓缓的说出了裴衍的名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开始,胡可儿还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就听到精致的少年开口,“婶婶,这个人身上有臭味儿哦,你不要太靠近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听到这话,胡可儿脸色立刻变的铁青起来,想起来上次,这少年也是这么说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你……”胡可儿气氛的说不出话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也觉得尴尬,有些无奈,“小衍,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姑娘家,快些道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衍撅着嘴巴,一点儿也不情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可儿只觉得被羞辱了,眸中浮出几分泪水,旁边刘青云带着歉意的话似乎越来越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倏然之间,她想到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目光猛然间落在少年的身上,他懵懵懂懂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反而像是一个……孩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裴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城里商户裴家的大少爷!”那个从小用坏了脑子,从天才变成了痴儿的裴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青云点点头,只见少女的脸上顿时浮出一股嫌恶来,她心里一阵恼怒,方才的歉意瞬间被心里的火气冲散,直接叫人将胡可儿赶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到胡可儿出了门,她方才从震惊之中回火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样俊美的一个少年,竟然是裴衍,那个痴傻了十几年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自己竟然对那么一个傻子有了那种念头,胡可儿心里就一阵反胃,纵然那少年长的好看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傻子,她才不长眼个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乔悠曾经就是和这么一个傻子有婚约么,呵,也算是她的福气才是,毕竟这傻子少爷长的还不错,配乔悠那个贱人也是绰绰有余了,更何况,那裴家还是城里最有钱的人家,乔悠竟然也舍得同裴家退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子里,裴衍三言两语将刘青云心里的恼怒冲散,对于胡可儿方才表露出来的嫌恶并不在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