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盛世贵女:侯爷轻点宠

第一卷:第七十章 烟火

[更新时间] 2019-05-25 14:19:56 [字数] 3107

赵如眉贵为公主,又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这些年也没有受过委屈,她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宋佳琪,不过一届庶女,竟然敢动她的东西,真实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公主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嫌恶,刚才被宋佳琪碰过的地方也泛起了恶心,只觉得碰到什么剧毒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人知道九公主的脾气,连忙呵斥道:“大胆!竟然敢碰九公主!”使了个眼色,下面有人送上了温水与毛巾,打湿了给九公主细细擦拭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琪被人按到了地上,精心挽过的发髻已经散乱开来,仿若厉鬼,哪里还有娇媚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公主本就厌恶宋佳琪,更是觉得她上不了台面,连看一眼都懒得,只觉得恶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算时辰,林安此时也应当是醒了,宋佳瑶带着下人过去看她,此时宴会也差不多到了尾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陪着说说笑笑了一日,众人也都累了,眼见天色已经暗下来,用完了晚膳,皇上应允后便有人慢慢的离开席位,打道回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这一日也累了,渐渐的露出了疲态。她这身子虽然养着,但是小时候底子太差,还是不大好,动不动就生病,感染风寒更是家常便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穿的凉快,只外面裹了银狐袄子,却在天色暗下来时候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不禁打了个寒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安国察觉到妹妹的不舒服,委婉的向堵着他说话喝酒的人道了个歉,只推脱说自己的伤口开始有些疼痛,要回家了去,众人也就不再留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安国重伤回来的事情人尽皆知,他还没好全,伤口复发也是正常的。毕竟那样严重的伤,不养个十年八年也是好不了的,众人也就放过了他,不好在叫他吃酒,他现在可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要是得罪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人笑着闹着,宋安国走到妹妹身边,轻声问着她:“可是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正是困意上来的时候,只是被夜风吹的清醒了,眼下是掩饰不住的疲态,却也只是笑着摇摇头,道:“无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安国心疼的紧,可是虽然告了假,皇上那边又唤人请了他去。皇上那边可是不好推脱,宋安国只得吩咐了车夫送宋佳瑶回府,必定要安安全全的送到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上了马车,马车里有手炉,也是暖和,将精致的小炉子纳入手中,身子有些回暖了,暗中感动哥哥的贴心,宋佳瑶闭上眼打算小歇息一会儿,却感觉马车停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有些疑惑,等了一会儿外边却没有动静,有些疑惑地掀了帘子出去询问,却看到了一道清冷熟悉的背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似乎是换了衣服,玄色的披风在寒风下烈烈作响,站在那里望着他,一双眼睛璀璨如星辰,让宋佳瑶的心神罕见地震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生的极好,五官都挑不出错误来!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无端的吸引人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沉默的,但是在宋佳瑶的眼里,他却也是有些幼稚的小孩子脾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知道他肯定是来寻她的,只是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事?”她身子正暖着,懒得下马车行礼,想着他也不会介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瑾看着面前随意的女子,眉眼似乎温柔了些,言语间也不再那么疏远。虽说有那么些没大没小,不过也代表自己还没有那么生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亏待了的南宫瑾心中甚至升起了一丝小小的欣喜,让他自己都感到诧异。什么时候,她竟然在自己的心里如此重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面前灵动的女子,南宫瑾无言的心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是除夕。”男人开口是一把极为沉稳的好声音,在夜色中有些发慌的撩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今日是除夕,宋佳瑶有些恍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子过得如此之快,不经意之间两个年头已经过去,倒是叫人猝不及防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惜了。今年的除夕,也没有人一起过呢。府里只有王溪一人,自然是不会大办的。宋佳琪被九公主发了难。今晚注定不会好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今日,宋佳柔怕是也要封号了,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宫里凉薄,她又不是个擅长交友的人,这个日子,怕是也只能孤身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倒是有伴,可是,那些人,真的是他想要一起过得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忽的觉察自己的孤独,看着南宫瑾的身影,也看出一丝寂寥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微微察觉到他的意思,宋佳瑶还没有开口,南宫瑾就道:“江边又烟火,你……可要一起去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瑾说这话的时候,在寒风里竟然手心出了汗,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竟然是紧张了。还好,夜色正浓,没有人能觉察到他的情绪,只是被寒风婉转地绕了一个又一个弯,传进宋佳瑶的耳里有些不真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有些恍惚,他这是在邀请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仔细想了想,宋佳瑶竟然有些心动了。她虽然不喜欢热闹,可是也不想这么冷冷清清地过了。她屋子里那几个丫头,怕是正在疯玩,她回去倒是扰了她们的兴致,也是无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何况,一样孤独的人,互相做个伴又怎样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嘴角罕见地微微扬起,南宫瑾听见宋佳瑶应了一声:“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个好字竟然让他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第一次对别人发出了这种邀约。他也不知道若是卑拒绝了可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南宫瑾又重复了一遍。不顾前边车夫惊诧的眼神,拉住了宋佳瑶的腕子将人揽进怀里就飞身而起,月上掠过一道黑影,转眼间,宋佳瑶就来到了一个包厢内,留下了傻眼的车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这这……少爷可是吩咐过必须要把小姐送回家的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敢怠慢,车夫立马快马加鞭地去禀报了宋安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宋佳瑶还有些眩晕,手下意识地抓紧了南宫瑾不敢放手。南宫瑾看着怀中的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缓了缓。才觉察现在的姿势有多么暧昧,赶紧松了手,脸还有些微微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是观景的最好去处,我叫人包下来了。”南宫瑾淡淡的说着,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红透的耳根却是落入了宋佳瑶的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些微怔,宋佳瑶低下了头,心中有些莫名的情愫翻涌而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到时辰了。”南宫瑾打破了沉默,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看向窗外。江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见到人群熙熙攘攘,似乎很是热闹的样子,也有些心生向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热闹的地方,她前世今生都没有去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一世,她孤苦无依,能活的好已经是不容易。后来,遇到了林安,被无尽折磨,哪里还有机会去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世,她重生后便忙着各种事情,也不会出去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准备好了。”南宫瑾言语中带了些笑意,此时离子夜不过一会儿,到那时的烟火,可是壮观得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是官家小姐,及第前都是要被关在深宅大院里的,想必没有机会见到。宫里倒也有烟火,只是这些年讲究勤俭约,野兽省下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二,一。”不知何时,江边的人群自发的开始倒数着,声音倒有些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落下的那一刻,无数炫彩的烟火冲上天空。在夜空中绽放开来。百花齐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迎接新的一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瑾早早地捂了宋佳瑶的耳朵,怕她惊着了,也是贴心的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的距离不知不觉中接近了不少,南宫瑾站在的身后,目光落在宋佳瑶的发旋上,眼中带着温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轻声说:“新年快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嘈杂,宋佳瑶又被这烟火晃得失了神,自然是没听见。只是感觉捂着自己耳朵的那双手的热度渗透到了心里,也是暖洋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看着面前的五光十色,心中只剩下了感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壮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头看南宫瑾,却见他的眼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竟然有些温柔,让宋佳瑶不经意间也快要失了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小时候,经常带着妹妹出来看烟火。”南宫瑾收回了目光和手,半是自言自语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那早夭的妹妹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她总是很淘气,笑起来很好看,会奶声奶气唤我哥哥。那时候她还小,便整日黏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喜欢吃甜食,糕点总不知节制地往嘴里丢着,我说了多少次也不听。和家里的婢子都没大没小,和她们混到了一处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早夭的妹妹,南宫瑾的语气更是温柔。除夕已过,新年已到,江边的人也散了些去,一下子显得空荡荡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也曾经有个那样可爱的妹妹,可惜上天不公,没有让她活到这个时候,平添几分遗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些年,真的是太过孤独了。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个人的鲜血,脚下不知道踩了多少个人的尸骨,可是,背后一个人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无情,可只是,没有一个能够让他有情的人。他的背后没有一个人能够全心全意的支持他,这叫他如何有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为高权重,看到他冷漠无情,却没有想过。这样一份荣耀下究竟有多少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数人想要把他踩到地底,取而代之,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已经习惯,可不代表他不会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内心也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佳瑶听了也有些唏嘘,心中不免也勾勒起那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天真面容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