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妖帝暴戾弑杀
作者:晗七七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19-06-18 12:25:29 全文阅读

“嗯!小乖做得到!”

望向某乖那坚定的小眼神,闻人凝薇再次温柔的笑了笑,随即将手上的宝盒,直接递到了小乖的手中。

“此物亦可用来脱险之用,倘若你哪日遭遇不测,便可用其迅速逃离。”

“那小乖要如何使用它呢?”

“凑近些,本宫教你……”

片刻钟过后,某乖终于喜笑颜开的重重点了点头。

“多谢娘娘!”

回给其一个温柔的笑容过后,闻人凝薇便准备离开白宸宫去了。

“不必客气!本宫一见到你,便喜欢的不得了!也算是有所缘分!时候不早了,本宫暂且先回金翎殿去了!”

“小乖恭送娘娘凤驾!”

目送王后背影消失,某乖忙将宝盒之中的穿云镜拿了出来。

“哇!这镜子还真漂亮,让我先试试看!可否能穿去凡界!”

眨巴着灵动的双眼,某乖闭眼掐诀,心中默念口诀,很快便消失在了寝殿内。

恰在此时,白狄睿在自妖宫外归来,发现自己设下的结界被毁后,眉头陡然收紧。

扯过一过路婢女,忙紧张询问道:

“可有何人到过白宸宫来吗?”

“回殿下,方才王后娘娘来过了。”

“母后?”

松开婢女,白狄睿忙三两步入了殿,四下寻觅不到小乖踪影,一下子慌了神。

“小乖?小乖?!”

难道是荔妹妹将小乖的身份告诉了母后?所以母后才将小乖带走的?

断定此猜想后,白狄睿抬腿便欲再出寝殿,却在其行至门口时,自其身后陡然掉下了一个东西来。

“啊!!哎呦~~哎呦~我的屁股啊~”

闻声转过身,白狄睿忙上前俯身蹲下,搀扶小家伙起身。

“小乖!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本宫有多担心你?”

抬眼瞧见来人,某乖忙借着对方的力量踉跄自地上站了起来,又赶忙用袖子擦了擦怀里的穿云镜。

“殿下……我不过是出去转悠了下,这不是回来了吗?”

目光在扫向某乖怀中的宝镜时,白狄睿一脸震惊。

“穿云镜?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要知道,穿云镜可是母后最心爱之物了,乃是五千多年以前,父帝迎娶母后时,外公给的陪嫁。

母后一向舍不得拿出来使用,更忌讳外借他人,怎么如今这宝镜竟会在小乖的手上?

“是王后娘娘赠予小乖的!娘娘说,一见到我,就喜欢的不得了……所以……就将这宝镜赠送给我了!嘻嘻!”

一边说着,某乖的小脑袋瓜还不自觉的朝这一个方向歪了过去,似是很高兴的样子。

“哦?”一见小乖这副神情,倒是不似在扯谎,“看来母后还真是喜欢你呢!就连这么贵重的宝贝,都舍得赐给你!”

转念想了想,白狄睿还是决定,亲自去金翎殿一趟,至少有些事,他得和母后说清楚才行!

不过既然母后能将穿云镜赠予小乖,便说明她老人家不会对其为难,暂时亦不会将小乖的身份,告知父帝。

“本宫有事先外出一趟!小乖!你且好好呆在白宸宫内,不可随意乱窜!至于这穿云镜,你还是小心收好为妙!否则若是弄丢了,那可真是枉费了母后的一片心意了。”

“殿下放心去吧!小乖记下了!”

自白宸宫飞身而出,不消片刻,便可抵达至金翎殿了。

临行前,白狄睿特地在寝殿之外重新设下了结界,这一次,相比上一次的,更加坚固了几分。

“儿臣给母后请安!”

“子息!没想到你这么快便到了!”

闻人凝薇淡淡一笑,放下手中装有菊花茶的茶碗,凤眸弯了弯,抿唇道。

“看来母后早已知晓了小乖的身份?”

“哎!”王后未开口回应,却只是轻叹了口气,双手随意的交叠在腿上,眼中似有惆怅。

“母后为何叹气?”

“可怜本宫,贵为妖界王后,却连见自己儿子一面,都要托一个小妖的福,真是可悲可叹啊!”

听出了母后对自己多年未踏入金翎殿的不满后,白狄睿忙走上近前,双膝跪坐在地,一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大腿上道:

“是子息不孝!日后,子息定会多多抽出时间来,常来金翎殿探望母后的。”

再次叹了口气,闻人凝薇渐渐收起了难得的小性子,正色道:

“罢了!你素来忙碌,母后知道!只是,小乖一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自地上起身后,白狄睿也跟着严肃了几分。

“此事,孩儿也头疼的很!只是,子息不明白,母后为何要将那穿云镜赠予小乖呢?她年纪尚轻,万一……”

“本宫一见到那孩子,便回忆起了当初那只被你父帝一剑斩杀掉的白虎雍齐,想必一千多年前之事,你还记得吧?”

“嗯!当年孩儿虽然不在宫中,但还是听妖宫中人议论过。”

当年他奉父帝之命前去剿灭异兽一族,并不在妖宫中。

雍齐作为父帝的坐骑,跟在父帝身边近一万年之久。

只可惜,却因为其对父帝的囚禁心生愤懑,引得白虎之泣,几乎将妖宫所有的殿宇震倒崩塌。

父帝一怒之下,便提剑将其斩杀于金啟宫外的石柱前了。

这些,也都是他自南平剿灭异兽族归来之后,听妖宫中人议论的。

妖宫之中半数以上建筑坍塌,事后,他也曾同众妖臣妖官们齐力重新幻化建筑,亦是废了不少的修为。

“其实雍齐他之所以会在金啟宫外放声大哭,并非只是被你父帝锁于石柱旁那么简单。”

过去了这么多年,她始终未曾同他人提起过。

也是今日殿内无旁的人,闻人凝薇便忍不住说出口了。

“哦?那他又是为何呢?”

当年他曾问过父帝,为何雍齐会忽然大哭,父帝却只说,是那雍齐不满被囚禁石柱旁,愤懑已久,一时泄愤,才会如此。

但今日听母后的意思,似乎还有其他的隐情。

“陛下他……性情一贯暴躁的很,做事也是独断专行惯了!当年他骑雍齐前去南平游历,途经一关隘时,却被一群恶兽所袭!受伤严重!最终还是雍齐将他救下,带回了妖宫。”

“可是此事,与雍齐引发白虎之泣,又有何关系呢?”

闻言,闻人凝薇凤眸骤然黯淡了几分,语气哀怨道:

“这还得从万年前说起!其实本宫的母家,曾与白虎一族乃是同宗,而那雍齐,便是本宫名义上的堂弟!

只因先妖帝曾下令定下规矩,凡白虎者,皆乃妖帝之骑!也正因如此,白虎一族,才举族逃出了妖界。

自你父帝继任帝位之后,便始终无骑!而渐渐地本宫也与白虎一族断了联系。”

“那为何后来父帝又有了雍齐这个坐骑了呢?”

万年前,白狄睿尚未出生,自是不知晓其中的弯弯绕绕。

“也是当年尚且年幼的雍齐过于天真!本已与其爹娘逃出妖界的他,却爱上了一只小异兽锦毛玉鸡。因着这段情,他竟情愿主动回到妖界,自请做妖帝的坐骑,唯愿能与那小异兽时常照面。”

“竟还有这等事?一旦做了妖帝坐骑,怎还有自由可言?为何他不自己悄悄前去探望那小异兽呢?”

面对白狄睿的话,王后不得不再次叹息了起来。

“或许雍齐只是不想每次都偷偷摸摸的见那个小异兽吧!不过,陛下他有时心软了,也还是会骑着雍齐,让其与那小异兽见上一面的!最后一次,也就是你父帝被异兽族恶兽所伤的那一次了!”

白狄睿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墨色眸子亮了亮。

“母后!可是因为父帝下令,让儿臣前去带兵剿灭异兽族群,才使得雍齐大放悲声,哭泣不止的?”

“你说的不错!”闻言,闻人凝薇忙赞许的对其点了点头,“陛下受伤过后,雍齐害怕极了,生怕陛下会因此事而迁怒整个异兽族群,可是……当陛下醒来之后,还是下了旨!无论雍齐如何哀求,陛下都始终固执不听!坚持下旨绞杀!绝不姑息!”

“所以雍齐才会因此,心中愤懑,痛哭失声?”

“是的!”

当年妖帝斩杀雍齐时,她亦是在场的。

只是,就连妖界各位大佬们都劝阻不了妖帝,她的话,更是无济于事了。

那血腥的场面,令她久久不能忘怀……

“其实事后,陛下也是有些后悔了,下旨封锁消息,宫中只知白虎雍齐,是因愤懑才引得白虎之泣崩塌建筑,皆不知其实雍齐是为了那异兽族的女子,才会……”

后面的话,即便王后不言说,白狄睿也明白。

此事虽说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了,可再次提起,还是令闻人凝薇胆颤心惊,久久无法平静。

“所以母后一见到小乖,便会勾起内心深处对雍齐的愧疚之感,对吗?”

闭了闭眼,王后苦涩一笑。

“是啊!都是母后无用!劝不动你父帝!致使异兽一族全部被灭不算,就连雍齐也……哎!”

“母后无需自责!一切皆乃父帝之过,他一无容人之量,二无怜悯之心!若他非儿臣之父,儿臣真恨不得直接杀了他,夺下妖帝之位!”

“万不可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闻人凝薇似是被惊吓到了,忙自座位上站起,闪身到了白狄睿身前。

“子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就算天下人都怨他恨他,你都不可以对他不敬,对他不孝,对他不忠啊!”

“是,儿臣明白!”

晗七七
作者的话

520快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