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长阶上的阵法
作者:我本褴褛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19-09-02 04:06:31 全文阅读

孟裔鸩走后,人群虽然骚动了起来,但大家看着长阶上发着亮光的阵法,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就能上去,便没有哪个愿意做那只首当其冲的开头鸟。

眼看着日头西斜,薄言禾整理了下长纱帽,转身往长阶走去。

她这一举动自然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其中岚鹤看见她毫不犹豫的往长阶走去,扭头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姑娘!姑娘!”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薄言禾没有回头,只淡淡地说了句:“我叫薄言禾。”

岚鹤听见她的话,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她的名字,追上她和她一同往长阶走去。

两人到达第一个阵法前事,皆是犹豫了一瞬,岚鹤看着她,像是在等她发话。

薄言禾别扭地将视线转到了一旁,避开他的脸,开口道:“虽然不知道进入这个阵法后会发生什么,但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岚鹤点了点头,笑着问她:“那我们进去?”

薄言禾突然觉得他笑起来的模样让她熟悉的人,但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这个熟悉究竟是熟悉在哪里。

她从包袱里将那个吃了一半的烧饼拿了出来,微微低头啃了几口,然后将它再次放了回去:“走吧!”

岚鹤见她如此举动,顿时哑然失笑。

山脚下聚集的人群此时的视线都在他们两人身上,眼看着他们停了下来,还以为他们是退缩,没承想下一秒便看见半个烧饼出现在了那个清瘦些的公子手中。

“这俩人干嘛呢?上去玩呢?磨磨蹭蹭地不继续往前走,怎么着,还想让我们给打个赏吗?”

旁边的男子白了这尤公子一眼,眼神快速转动了一翻,然后勾起唇角,一脸谄媚的看着他:“是是是!这里哪里还有比尤公子更勇猛的人!皆是些胆小鼠辈!”

尤公子得了合他心意的奉承,自是开心的很,他丝毫不谦虚地将话接了过去:“那是自然!”

男子又是一眼白去,只不过并没有让他看见,他扫了一眼对面站着的男子,两人一番眼神交流之后,那男子会意地点了点头。

尤公子还在得意之中,自是没有注意他们的举动,待他咳嗽了声,回过神来时,便听离他稍远一点儿的地方,一道调笑声传来。

“既然如此,那不如尤公子为我们众人带个头吧!”

“……”

听闻他这话,尤公子嘴角抽了几下,面上尽是尴尬之意。

这尤公子名为尤子凉,在他之上有两位姐姐,他是最小,再加上他父亲晚年得子,一家人对他自然是娇惯的很。

尤子凉生在富贵人家,从小便认准了一个道理,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拿钱买不到的!

于是乎,在他父亲给他找了个师父,教他武功时,他给了那师父比他父亲高出三倍的钱,让他立马收拾东西离开了尤府。

原本尤老爷生气的很,但见自己儿子心思不在那武功上,他想了很久,最终给他找了几个武功高强的人护身,便不再继续强求了。

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导致尤子凉成了与他一同来到这里的几位公子中,唯一一位手无寸铁的废物。

尤子凉心中自知他们是故意这样说的,但为了不失面子,他硬着头皮往长阶走去,边走边高声喊着:“去就去!谁怕谁啊!”

因为没有武功,越是靠近阵法他就越觉得有一股压力压在他身上,所以一路上他都是低着头走去的。

当他走到长阶边上时,才强撑着抬起了头来。

这一看之下,才发现岚鹤两人已经有过三个阵法了。

此时,央胥宫云水峰上,一个身着玄服的男子站在紧闭的房门前,满脸苦笑的叹了口气。

“师父,你还是不愿见我吗?”

他说话的语气柔的快要化作一滩水,但面前的房门依旧紧闭着,里面更是连一丝声响都没有。

“呵!我知你心里是什么意思,但你……是不是对我太绝情了?!”

“……”

“自从我说了那些话后,你就开始避着我!你让师兄告诉我,你不想见我,好!我收拾了行李,连夜离开了央胥宫!这一走便是三年!”他微微弯下了腰,手指颤抖的抚上了心口,“师父,你可知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刚回府的那一段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想着你能给我传个音,让我回来,但三年了!这三年里我收了无数道传音,没有一道是你的!”

他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师父你知道我在收到弟子大选的名册时,有多开心吗?我以为你要让我回来了,于是我满心欢喜地期盼着山门开启的这一日!终于!终于山门开了!可……可……”

他红了眼眶,浑身颤抖的低下了头:“原来,你并不想我回来啊!”

内阁之中,一身素白长袍的男子看着案前面无表情翻阅着古籍的女子,低声开了口:“你当真不见他吗?”

女子视线未离古籍,淡漠地说道:“不见。”

男子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瑶兮师妹,帝何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你还真是绝情啊!”

瑶兮闻言楞了一瞬,然后抬头看向他。

“毕竟是你从小带到大的徒弟,真的舍得他这般难过吗?”

“师兄向来是了解我的,怎么今日会说出这样的话?”瑶兮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她面前,一眨不眨盯着她,等她回答的师兄,央胥宫宫主维元子。

“我竟一时忘了,师妹这么多年过来,一直都是这副淡薄的性子。但我明明记得你以前对帝何是不同的,难道是师兄记错了?”

“师兄并未记错,以前我对他的确是有些不同,但那皆因他是师兄送来的,此外再无其他原因。”

维元子的视线在她身上游走了许久,原本还有话要问她,但因为她方才的回答,那些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过了许久,外面渐渐没有了声音。

维元子起身整理好衣袍,弯腰抽了瑶兮的手里的古籍。

瑶兮抬头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既然你不想见他,那我可就将他差走了啊!”

“嗯。”

山门前。

“孟裔鸩,你说主人现在在干嘛啊!这天马上就要黑了,他怎么也不管我们啊!”

孟裔鸩瞥了一眼面前正来来回回,左右走动的小人,笑道:“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又不是奶娃娃,还要公子管,像个什么样子!”

那小人闻言停了下来,两步并做一步走到他面前,凑近他后说道:“不不不!你的确是一大把年纪了!但我只不过才五岁而已!可不就是一个奶娃娃!”

孟裔鸩:“……”

“诶?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什么?”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啊!我又不是你的嘴,管不了你说什么的!”

“……”

孟裔鸩抽出长剑快速朝他刺去。

“啊啊啊!!!杀人……不对!杀灵了!杀灵了!”小人叫喊着化作一阵烟,消失在了他面前。

孟裔鸩收了剑,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树,指尖捏诀,眨眼便落在了树上。

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也该休息一会儿了!

在他闭上眼后,小人又出现在了他们方才待的地方。

正当他准备飞身上树时,孟裔鸩的声音突然响起。

“青衡,老老实实地待着,要不你这外貌和身高就永远恢复不了了!”

小人闻言瞬间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看着他,然后朝他吐了口口水。

“吱呀——”

帝何猛的抬起了头来。

维元子从房中出来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他两眼放光,一脸期待的神情,然后那眼中的光瞬间暗了下来,脸上的期待也消失了。

“大师父。”帝何淡淡地叫了一声。

从严格意义上讲,维元子曾教了帝何七年,也算是帝何的师父,所以他便一直这样称呼着他。

帝何不知何时跪在了地上,他低着头一脸受伤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维元子走到他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施法将他直接拉了起来。

“帝何,你师父她已经闭关了,你若继续待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

帝何抬起头,迷茫的看着他:“那我现在应该去哪儿?”

维元子手掌放在他的后背上,一边询问着他这几年的情况,一边推着他前走。

薄言禾通过最后一个阵法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了。

岚鹤和她一同通过,他们两人走完最后一节石阶,便看见远处背靠着树干的孟裔鸩,和一个身着粉白纱裙的姑娘。

最先看见他们的还是那个姑娘,她一脸兴奋地摇了摇孟裔鸩的胳膊:“孟裔鸩!孟裔鸩!有人上来了!安然无恙的上来了!”

孟裔鸩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大惊小怪!那长阶上的阵法本来就不是什么能伤到人的东西!不过是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勇气罢了!”

三人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他的话自然是落在了两人耳中。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进了阵法也没有什么感觉呢!”岚鹤回头看了眼长阶上寥寥无几的人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第一个考验便算是过了!”

薄言禾听见他和孟裔鸩的话,皱起了眉头,她回头看了眼长阶上亮着光的阵法,一脸茫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