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年少遇见便是经历

正文我居然成了保姆

[更新时间] 2019-01-11 22:55:59 [字数] 2491

我打车去了那个地址,由于困意侵扰,没想那么多,直接敲了门“咚咚咚~~”拍了好一会,门开了,看见一个头上鸡窝的人,我吓一跳,还没回过神来。“你谁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那个我是来合租的,我看了你发的那个帖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用一种无奈想哭的语气说“大哥,你不看时间的吗?这都几点了,还上班呢明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但我没地儿住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行,我好困啊,你先进来吧,左边那间房间就是你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我就进去了,他也就回屋睡觉去了,我去了那个房间,嗯~~还算整洁,就放好东西睡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听见关门的声音,没当回事就又睡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叫韩子君,今年二十三,是恒远集团总经理,买了间房子,挺大的,一个人住太冷清,在贝壳上发了个找租启示,要求不多,是个人就行。我谈过一场恋爱,没错,是男的,我很喜欢他,但他当时还只是个大学生,家里送到国外去了,是不是很狗血的剧情,没办法,事实确实是这样,他选择了出国。昨天晚上好像有个合租的人来了,虽然没看太清,但是觉得他有点土,而且不怎么好看,性格还内向,因为他说话声音有点小,因为今天还有合同要签,没时间和他细谈,但我能肯定,他是要搬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总,丰阳集团的人来了,在会议室等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我知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午十一点,夏阳才从睡梦中被手机铃声吵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连房子都找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快,可以啊,看来真的要打拼一番事业咯,夏总,哈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屁拍早了啊,工作还没下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我准备和渺渺结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老子刚走你就结婚?怕我蹭你酒喝咋地”我装作很生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只是领了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跟渺渺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就把电话给了渺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渺渺,他手机密码是3297,记住了,方便查他手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知道了,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卡里还有很多钱,喜欢啥就叫他买啥,他不缺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勒,那个,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啊,好准备婚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知道,应该明年过年吧,今年和我爸妈说了不回家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好,那就明年初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挂了电话后,夏阳就把自己的东西归置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饿啊,看看有啥菜可以做的”四处找冰箱,“特么冰箱在哪啊?不会没比冰箱吧 ”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双开门的,真高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里面的东西,夏阳懵了,啥都没有,就这样,夏阳就饿了一下午,中途看见一包开封的薯片也就吃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那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饶总,合作愉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韩总,合作愉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送走了丰阳集团的人,韩子君就想回家了,因为昨天叫他住的房间是他天天都会躺和打扫的,没错,是他喜欢的那个人住过的。但是集团这边规章制度严明,不能提前离岗,就这样他挨到了四点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很快到了家,并用钥匙开了门,打开门,他就看见了夏阳谁在沙发里,他就想着‘难道昨天没有叫他进房间?那真是太好了’他急忙的奔向那间房子,打开门,他失望了,“一定得让他走,一定得让他走”他叫醒了夏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醒醒,别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回来了”夏阳伸了个懒腰,但韩子君惊了,原先他的那个他也是这么等他回来的,但是却没有让他动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睡醒了吧,赶紧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昨天你让我住的,今天怎么就反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让你住你就住,我不想让你住你就得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凭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凭这是我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阳见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求你了,就让我住吧,我刚毕业,来这大城市闯荡,房子不好找,工作也不好找,哥,我求你了,你不是招租吗?你看啊,两个人平摊房租,那不你又节省了一笔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大学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学生证照片给你看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了算了,你住吧,两千一个月就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付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弟弟,就这样,那你怎么敢来上海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你长得那么好看,心地肯定也很好了,少点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这里最低价了,上海租金很贵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好吧,我知道了”付不起这租金,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留了,何况人家给的还是最低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看着夏阳进了房间,也就这样了,让他住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会,韩子君洗完澡出来,刚夏阳提着行李箱出来,夏阳看着面前这个上身裸,下身裹条浴巾,相貌又如此好的人,心跳加速,韩子君开腔了“怎么?不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付不起房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准备去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反正走一步看一步,既然是来闯的,住哪里都行,在大学养的细皮嫩肉的,总要在社会磨粗糙”夏阳语气深沉的说完了这段话,正准备走了。韩子君却被他这些话触动了,自己也是大学生,也是来打拼的,大学里花的是父母的,天天过的跟公子哥一样“哎,这样吧,你会什么技能吗?比如打扫,洗衣服什么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会洗衣做饭”夏阳觉得他会可怜自己立马回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会做饭?”在韩子君认为,君子远庖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以后你洗衣做饭,去那间房子,不能进我的房间和这间房间,月租八百”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不就成保姆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一脸无奈“那可不可以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以可以,谢谢哥”夏阳十分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会做饭吗?做呀,饿死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菜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下就是超市,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阳买菜回来,看见穿休闲装的韩子君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夏阳就直接走进了厨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做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走到餐桌前,闻了闻,“还不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边吃饭边聊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叫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你的自我介绍?内向的人在这可混不下去,还有你这头发,鸡窝吗?不敢见人吗?还用刘海?”韩子君用鄙夷的语气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确实是内向,但是已经改变很多了,那我再介绍一次。我叫夏阳,夏天的夏,阳光的阳,我从江西来上海打拼,不为别的,就为赚钱,你说的头发可能没打理,也确实过长了,我明天去剪剪,哥,你叫啥?感觉你好高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阳用手做出了还有下文的样子“然后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抬头看他“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你的自我介绍,内向的人可……”夏阳看见他的眼睛“我吃饭我吃饭”他慢慢的掏出一张纸条“哥,这个,能报销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吃了”韩子君把筷子一扔就看电视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不报不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坐在沙发上,笑了。夏阳整理好厨房,洗了个澡也就睡觉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还是早早的出了门,夏阳十点多起来了出去找工作,直至下午两点多还是没有找到,就去理发店剪了个头发,就买菜回家做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饭好了”韩子君下班一进门就听见这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坐到了餐桌前,夏阳还在厨房忙活,不一会夏阳盛了一碗饭出来了给了他,韩子君抬头看见他剪了头发,成中分发型,再看他的相貌还可以啊,夏阳洗衣服去了,韩子君说“吃饭啊,干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衣服还没洗,你的衣服也没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子君就没说什么,一个人吃着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