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棺门诡话 > 卷一 棺门诡事
第009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南星儿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19-01-07 07:33:50 全文阅读

对于我暂住边家一事,我爸直接就杀了过来。

进了边福苑,老爸直接杀到边茂华身边,失去了作为同玄集团董事长的本有姿态。他冲边茂华吼道:“你若敢动我女儿,我让你们边家所有人陪葬!”

边茂华冷哼一声道:“这里是边家大院,轮不到你阮家来胡闹!”

“边茂华!”老爸气结道,“你边家毁我、辱我,我无话可说,只怪我当年瞎了眼。但是你若对我女儿下手,我就是赔上整个同玄集团,也要跟你死磕到底!”

边茂华站起身,走到老爸跟前,伸手指指客厅顶棚,一字一顿道:“人在做,天在看。昧了良心的事,我边家从来不会去做。”又用手指戳了戳老爸的心口道,“至于你,哼,老天都记着呢!”

老爸没有接话,双手颤抖,脸上涨的通红,眼睛死死地盯着边茂华。终于是没有再说一句话。他转身走到我跟前,似乎有话要说,但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口。

我喊道:“爸……”

老爸摆摆手,转身冲边志恒道:“你小子给我保护好南星儿,如果出什么差池,我绝不会饶了你!”

说完转身就走。同来的徐哥看看我,无奈的急忙追了出去。我跑到门口,拍着车窗,但是老爸没有让徐哥打开窗子。徐哥摇摇头,开动车子,驶出了边家。

老爸和边茂华一来二去的这两句话,让我陷入沉思。从话语间能够听出,老爸是十分在乎我的,但又显得很无奈,似乎他并没有万全的把握保护我,只能心中不甘的让我留在边家。另一方面,阮家与边家之间的过节,似乎并不是只有商业竞争那么简单。而老爸在之前的时候似乎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让边家抓住了把柄,从而使他在今天落在了下风。边茂华在做什么事?这件事会伤害到我吗,跟我有什么关联?

想来想去,摸不着头脑。于是将边志恒喊了来,向他询问。但是他也表示不清楚。

我怒道:“你作为边家的二少爷,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阮家的小姑奶奶,不也是问啥啥不知?”

我为之气结,一拳打在边志恒身上。

边志恒挨了一拳,似乎想起些什么,想了想道:“我曾经听我爸提起过一件事。说是在十年前,我爸和你爸还是好朋友。那一天,你家来了个老头,跟你爸聊了好几天。之后,你爸就去榆木窝把你接回来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两家开始交恶。”

“还有这种事?你确定?”我疑惑道。

“应该不会错。这是我爸在一次喝醉酒后说的,当时他拉着我,还哭了。那是我唯一一次见我爸哭。”

“那又怎么样?我都没见过我爸哭。”我不服气的道,“不过,今天我爸跟你二叔说的那些话,总让我感觉很不好。我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心里慌得很。”

“放心吧,不会有事。我二叔虽然看上去挺蛮横的样子,但做起事来,想的很周到,不会出什么事的。”

但愿如此。

第二天,边皇集团董事长边茂平出殡,一切顺利。

至于边茂平“诈尸”这件事,最终是没有压住,在坊间流传开来。但是,这种事若非亲眼所见,即便是你讲的再真实,大家也只会认为是个故事。茶余饭后说起来,给平淡的日添些调料而已,没有谁当真。

边家这边处理完家事,杜姐也风尘仆仆的回来了,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看上去有八十多岁的样子,走路都颤巍巍。杜姐说,这是她师父,姓柳,人家都称呼柳姑子。

杜姐将我拉到跟前,伸手去掀我衣服。我大惊失色,连连后退:“你干嘛!?”

杜姐看看大家,随即将我往卧室里拖,一边拽一边道:“我看看你背上有什么东西。”

“我背上能有什么东西?你放开我!”

边志恒想要过来制止,却被边茂华给拉住了。

那柳姑子拄着拐棍走过来道:“丫头,跟老婆子我进屋,你背上的东西,可能对你很危险。”

我怕挣扎起来,会撞到柳姑子,用力甩开杜姐瞪了她一眼,转身向卧室里走去。杜姐急忙扶着柳姑子跟进来。

我背上能有什么东西我自己还不知道吗?天天洗澡,天天看,滑溜溜,啥都没有。

掀起衣服,柳姑子用她那双粗糙的手掌,仔细的从上而下佛摸了一边,然后指挥着杜姐从一个陈旧的口袋里掏出一块玻璃样的东西。

那不是镜子,因为它透明。

杜姐将那块玻璃放到我背上,脸色顿时变了。

我虽然看不到后背上有什么,但从杜姐脸色变化之快,让我吓了一跳:“咋了,照出什么了?拍下来我看看。”我用力扭头,依旧看不到后背。

柳姑子在我后背中间位置摩挲着问:“这里疼不疼?”

柳姑子的手皲裂干枯,摸在后背上感觉痒痒的,但是没有疼痛感。于是我摇了摇头。柳姑子点点头道:“胜男,拍个照片给她看看吧。”

原来杜姐叫杜胜男啊,怪不得一直看起来是个女汉子,连名字都这么霸道。杜姐虽然犹豫了下,但还是照做。

接过杜姐的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透过那面玻璃,我光滑的脊背中间,赫然是三道红色的印痕,像是被人抓了一样。

“这是怎麼回事?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柳姑子道:“丫头,不要太担心,你的情况比我预料的要好很多。这东西叫三指鬼印,很多人都会遇到。有的人能够直接在背上显示出来,而有些人需要借助特别的法器才能看到。不过不用担心,过段时间自然会消失。丫头,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有人替你驱过小鬼?”

柳姑子话题一转,问到驱鬼的事上,我立即想起了皇奶奶。于是点头道:“是啊,前些时候有个叫皇奶奶的给我驱过鬼,真的很神奇。”

“果然如此。”柳姑子点点头,从腰间掏出一根骨头,赫然便是当时让我发了疯的那根桡骨,“丫头啊,这根桡骨便是那个小鬼所化,它拼了一命来救你,当是你的恩人。”

我呆呆地愣住了,那个人影竟然真的是鬼,而这个鬼,还救了我一命!

“老婆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段时间来,我遇到了很多灵异的事情,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吗?”

柳姑子在床沿坐下道:“你所说的那个皇奶奶,大概就是我的师妹吧,想不到还能再见到她。丫头,你知道的也不少,我也就不瞒你说,我师妹是想要将你带入棺门,以报当年被扫地出门之仇。”

原来,柳姑子与皇奶奶年轻时候,同出棺门,却因为擅自饲养小鬼,被逐出棺门。柳姑子本就不喜棺门内压抑的环境,被逐出棺门后,一直过着平常人的生活,直到年纪老了,自己膝下无儿无女,这才将杜胜男收到门下养老送终。至于皇奶奶则一直心有不甘,曾收了个徒弟,尽心培养,以期能够凭借徒弟的能力,重回棺门。但是这徒弟在十年前意外死亡,让皇奶奶深受打击。从此就失去了踪迹。要想成为棺门弟子,条件很苛刻。首先就是体质问题,强一点不行,弱一些不可,太强了难以接触阴灵,太弱了无法活的长命。再者需要有招鬼能力,这个能力需要先天能力,就像我这段时间来遇到的一连串灵异事件,还有背上的这三指鬼印。更重要的是要有悟性,有韧性,能够吃尽各种苦,尝到各种怨。说白了,这种人,他的人生很悲苦。

听到这里,我转头看了看杜姐。她见我看过来,收回目光,转身走到了窗前,望向窗外。看来,杜姐就是这种悲苦的人啊。可是我虽然小时候被父母抛弃,但时至今日,我的人生不算有太多磨难吧?至于悲苦,更是谈不上。

柳姑子说,因为棺门历史久远,涉及人鬼两界,拥有了能力后,有些人便自认为高人一等,处处作恶,甚至在棺门内部拉帮结派,造成棺门动荡。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都会在社会上搜寻有潜力的人,收到自己门下。因此柳姑子猜测,榆木窝这个小山村,藏匿着不少棺门之人,那李狐眼儿自不必说,至于李奶奶和崔二叔,很有可能也是棺门之人。经过榆木窝那一阵闹,棺门的人开始注意到我,各方势力自会插手进来,于是才有了有人操纵边董事长尸身的闹鬼事件。至于边董事长的死因,柳姑子不敢妄自猜测,一切需要等着警方的调查结果。

柳姑子又絮絮叨叨说了些往事,已经无关紧要,最后她叮嘱我,一周之后若三指鬼印还未消失或者突然间显现出来,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她。至于要不要做皇奶奶的徒弟,她的建议是,顺时应命。

临走之时,柳姑子摸出个沉甸甸的物件,放在手里打量了很久,才满是不舍的语气道:“这个是青铜提笼,是当年我从棺门带出来的东西,你我也算有缘,就送给你了吧。好好收着,可不要弄丢了。”

这青铜提笼,底座只有手心大小,高不过十公分。整体如佛塔,古色古香,四角飞檐造型,四个侧面各有五个圆孔,成梅花状分布。

我看到杜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满脸艳羡,知道这个青铜提笼不是平常东西,便推脱不要。但柳姑子坚持要送给我,并再三的嘱咐,一定要收好。最终执拗不过,再加上杜姐也让我收下,我只得说:“那我就先留着,这东西珍贵,我一定好好保管。”

之后一段时间,平静单调,许多事都在发生着变化。

三指鬼印消失了,棺门的人也没有再来骚扰,杜姐执意再住几天,目的却是天天赖在我这里研究青铜提笼,想把它让给杜姐,但她总是一脸冷酷的说不要。边皇集团由边茂华接任董事长一职,边志泽和边志恒兄弟俩被拉去做帮手,虽然他们年纪还小,但边茂华一直坚持,用边志恒的话说,就是他二叔在阻止我们俩在一起。

我不置可否,若不是怕回家后有什么妖魔鬼怪来害我,到时候没人帮忙,我愿意住在你家?

平静,不等于无事。正如柳姑子所说,棺门之人,人生悲苦,而我的苦日子,正在路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