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棺门诡话 > 卷一 棺门诡事
第002章 黑土坟里弧形棺
作者:南星儿  |  字数:3163  |  更新时间:2019-01-03 20:06:47 全文阅读

我被这白狐狸吓了一跳,大呼一声,拉开车门就跳了出去。

那狐狸也激灵,在我跳出车子的同时,也跟着追了出来。落到地上,趴在不远处的地上,一动不动,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

徐哥拎着棍子就追了上去。那白狐狸见状,急忙跳起,向着树林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来看。

“真实活见鬼了。哪里来的狐狸,这么闹心人,死人也给吓活了!”徐哥冲那狐狸扔了块石头,被它轻易躲开。徐哥骂骂咧咧的想要追去,但看着那狐狸跑的快,追是追不上了,这才转回身来。

看车子,前轮陷进了路旁雨水沟里。试了下,抬不出来。想着找村里人帮忙,可一想之前他们的样子,还是算了吧,别去蹭这个霉头。

于是,我们两人吭哧吭哧地去抬车,可从头到尾也就徐哥在出力,我纯粹是打了酱油。不经意间,竟然发现那只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蹲坐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我拿手戳戳徐哥,轻声道:“那只狐狸又跑回来了。”

徐哥一听,火冒三丈,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看准方向,冲着那白狐狸就追了上去。那狐狸反应也快,抬腿就跑。徐哥已经被它捉弄的脑门充血,这一次一直追,看样子不扒了它的皮是不罢休了。

徐哥追出去之后,我突然觉得周围空气一下子阴冷了许多,看看周围,虽然没有半点人影,可是总给我一种四周都是眼睛的感觉。

我缩了缩脖子,急忙也跟了过去。

穿过杨树林,越过坟场,远远地就看着徐哥站在一条河道旁一动不动。

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眼前一晃,那片杨树林快速的转动起来,每一座坟头都在冒起白色烟柱。阴风阵阵,伴随着阴森森的呼啸,直灌进耳朵里。

村口处,锣鼓声咚咚响起,一群人又蹦又跳的从坟场边上走过,每个人都在脸上画的黑一道白一道的,手里拿着一只碗,敲敲打打。人群后面跟着几个七八岁的孩子,白上衣,黑裤子,手里挥舞着白色布条,嘻嘻哈哈的随着人群走了过去。他们走过坟场时候 ,显然也看到了我,都有意无意地冲我观望,只是没有停下脚步,顺次转过路口,消失在拐角处。

我怔怔的看着他们,忘记了害怕。等他们全都拐过去,听不到声音了,才惊觉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我抬手擦擦额角的汗水,将粘在脸上的发丝拂到耳后。

还未回过神来,身后又传过一阵歌声,声音戚戚然,就像是一边打着寒颤一边唱出来的一般。寻声望去,竟然是那只白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处坟头上又蹦又跳,挥舞着前爪,嘴巴一张一翕。细细去听,却怎么也听不懂它在唱些什么。

都说狐狸是能够通人性的,大概就是说的这种狐狸吧。那白狐狸见我看它,停止了跳动,冲着我挥挥前爪,一弯身,从坟头上跳了下来,钻进一个墓碑后面,不见了踪影。我鬼使神差的急忙跑过去查看,原来墓碑后面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想来,那狐狸是钻进了这个洞里。

难道是遇到了狐狸窝?我猫腰围着这个洞口查看。这洞口直径大概半米,横着伸进坟丘内部,看不到底,只能看到洞壁上湿漉漉的,有一圈圈的爪痕,应该是这狐狸打洞时候留下的吧。我试着将头探进去,却发现身子进不去,便又缩了回来。正在我调整好姿势,想要再一次钻进洞口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我扭头看去,没有人影。但是背上还能够感觉到被人拍过的疼痛感,我以为是徐哥在跟我开玩笑,便围着墓碑又转了一圈,可是哪里有徐哥的踪影?

转到那个洞口前时候,我又朝里面看了一眼。这时候,身体突然被人用力推了一把,脚下站立不稳,一头撞在坟丘上,啃了一嘴的泥巴。

这个时候,眼前突然明亮起来,一个瘦瘦的,高高的男孩子站在跟前,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看样子刚才推我的是他没错了。在他后面是徐哥,此时神情紧张,很奇怪他怎么没有保护好我。徐哥旁边站这个老道士,满下巴的白胡子,看上去有七八十岁。再往后站着四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戴着墨镜,很唬人的样子。

而我,此时正坐在一口破瓮旁边,揉着被撞得生疼的额头。而周围,哪里有什么黑黝黝的地洞,哪里有什么坟丘和墓碑。

我呸呸呸的吐着嘴里的泥,真的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但是顾忌淑女形象,在这么多人面前,我还是忍了下来,一脸幽怨的瞪着眼前这个人,如果眼神能杀人,他已经死了八百次。

见我回过神来,那男孩子也不在意我杀人般的眼神,转身对徐哥道:“不想死的话,赶紧带她离开。”

说着,迈步离开。我见他如此目中无人,急忙喊道:“喂,你是谁啊?我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碍着你什么事了?”

徐哥急忙向我招呼,给我使眼色。让我不要说话。

那男孩子倒也没有生气,停下脚步道:“我不叫喂,我叫边志恒。”

我被噎住了。边志恒,边煌集团的少公子,我们家同玄集团的死对头。这个少公子,行踪诡秘,极少露面,从来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踪,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我们两家集团都是房地产开发及康养医疗模块开发,业务重叠,而边家是后来者居上,无论是管理理念还是工薪待遇,都要比我们强很多。以至于最近两年我们家被这个边煌集团打压的喘不过气来,甚至发生集团末端员工集体跳槽的事件。同时营业范围逐年缩减,特别是在今年以来,同期盈利情况较去年缩水百分之十。为此,老爸焦虑不安,一度生病住院。我们都层劝过老爸,要引进一些新的理念,融会变通,这样才能适应时代发展。但是,改变观念需要时间,改革体制更需要时间。对比边煌集团的迅速发展,我们留给自己改革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敌方人多势众,我乖乖地闭了嘴,站在了徐哥身旁。

我低声问:“他们来这里干嘛?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徐哥同样低声回答道:“你刚才一个劲儿的围着那破瓮转什么?跟中了邪一样,喊你也装作听不见。后来这个边志恒拍了你两巴掌,你才回过神来。”

“刚才我看见你站在小河边不动,又看到那只狐狸在这边跳,就跟了过来啊,而且这里是个地洞,怎么变成破瓮了。真是奇怪。”

说话间,边志恒那边有了动静。只见他们六人围住一座坟,打量了一会儿,便埋头挖了起来。我想到刚进村时候,崔家二叔说我刨了村里人家的坟,立即火冒三丈。原来是这个天杀的边志恒在挖人家坟!

“你们都住手,你们这是要遭天谴的!”我冲上去想要制止他们,可刚到跟前,就被边志恒挡住了去路。

边志恒冷眼看着我道:“少给我添麻烦,赶紧离开这里。”

“你们刨人家坟,还不让人说嘛!你们……”我话还没说完,那边的老道士就喊了一声,“边少爷,找到了!”语气中满是欣喜。

边志恒看了我一眼警告道:“别妨碍我做事!”说着扭头跑到那道士跟前低头去看刨开的泥土。

我疑惑地跟过去。只见坟丘被他们挖开了二三十公分深,表面是普通的黄土,可是黄土下面却是漆黑的泥土,看上去像是煤渣一般。

边志恒道:“换个地方挖开看看。”

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抓过铁锹,到了坟丘另一侧,用力挖了起来,不多时,同样是挖到了黑色的泥土。

边志恒嘴角微笑,抬手看了看腕表说:“得来全不费工夫。邱道长,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那道士点头。四个墨镜男得到命令,扛起铁锹卖力的挖起坟来。

山里人家的坟,都是挖个坑,放进棺材,然后用黄土堆积起来,在平地上隆起个一两米高的土丘,就是一座坟了。讲究些的人家,坟的前面会用山石搭个石台,用以祭祀时候放碗筷。而立碑的人家,那就是很不一般了。这些人家要么是有钱人,要么就是纯粹的显摆。

这座坟,显然不是讲究的人。周围只有一块青石板搭成的供台,连香炉都没有。如今被边志恒他们一挖,更是乱糟糟的。可是乱归乱,让人奇怪的是,这座坟表面是一层黄土,里面全都是黑色的,摊开在地上,很显眼。

虽然不知道边志恒到底要干什么,但遇到这么奇怪的坟,而且刚才奇怪的经历,让我决定在旁边看个究竟。徐哥本来要拉我离开,但我执拗,也就随我一起站在这里了。边志恒看了我们一眼,见我们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没有上前阻止的样子,也就没有再搭理我们。

半个小时后,坟丘被推平。露出了里面埋藏的棺材。这具棺材跟平常的也有不同。通常来说,棺材都是三长两短,一头大一头小,可这具棺材却是两头一样粗,中间弯曲成弧形,跟个大虾仁一样横在那里。

老道士指挥着大家将这棺材拉出来,平放在地上。之后又围着棺材转了两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边少爷,这果然是棺门的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