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梧桐扶桑

正文第三章

[更新时间] 2019-01-10 14:39:06 [字数] 2875

雒飞卿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新添加的翅膀回到了雒家大院内,他心念一收,那双翼瞬间消失了,他变成了一个人,此时的他身披一段红装,头发依旧是风流女子的模样,此时的他亦男亦女,亦仙亦妖,他的额间眉心的桃花瓣变成了一个火红火红的凤凰。那些跟在他身后的鸾鸟全部四散而消失,只留下了三个鸾鸟。它们化作人形跪倒在地上。“参见吾主。”三个人的样子让本来就焦灼无措的雒飞卿内心更加焦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们是谁?”雒飞卿差点晕倒在地,眼前这三个人是什么人啊,他们的身上穿着衣物与旁人相差很多,一身的羽毛,色彩斑斓,而头上并不与常人一样的是头发,而是羽毛,鼻子又尖又长,总之就是一副人妖的模样。“他们是谁?而我又是谁?”“吾等是主人的侍从,主人因与那只魔龙打斗,身负重伤,涅槃于人类之身,吸收天地精气,纳百川万物,待到主人的人类身体年满十八岁之时,前世今生的记忆将归顺于主人的灵盘,也就是主人的脑海中。”那三个人低下头,没有些许的如以往般地傲然与不屑,现在他们的主人已找到,他们就听命于主人的话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我是凤凰?”雒飞卿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百鸟朝凤,那他一定就是所谓的凤凰了。“是!”三人齐声声回答道,“你们......起来吧!”雒飞卿轻轻将他们三个扶起来,虽然他还是脑中迷惑,但是起码这三个人并无害他之意,还是速速请起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主人,您何时变成女子了?”三个人异口同声惊呼道,雒飞卿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呵呵,我只是穿上了女装而已,以后你们不用称我为主人,叫我名字就好了。”雒飞卿微微对那三个人一笑,如画的眉眼让三个人急忙将眼神移到别处,生怕自己的眼神玷污了主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在下告辞,若主人有事,就请将这玉佩击碎,我等立刻就会出现在主人的身边。”那三个人将一块白色的玉佩呈了上去,雒飞卿嗯了一声接过玉佩,三个人化作鸾鸟消失在茫茫夜色。雒飞卿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充满惊讶和疑惑,好厉害的功法啊,能做到瞬间消失于天地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雒飞卿此时的心略微有些沉重,现在已经确定他不会命不久矣,只不过......唉!!!十八岁,如今他已经十六岁了,还有两年。雒飞卿叹了口气,今夜他必须赌上一把。雒飞卿像是下了很重大的决定一般,他迈开步子向长廊上走去,月光此时皎白的如同深海的夜明珠。雒迟暮此时正准备跳进池中一了百了,他害怕自己等一辈子都等不到梦中的那个女子,他害怕即使他等到了那天,也已白发苍苍,而她还是一如往常的美妙,那时他也会是无言以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猜猜我是谁?”雒飞卿像七年前他与“她”初遇一样,用手遮住雒迟暮的双眼,声音清澈如同山涧溪水一般,激起了雒迟暮内心死潭的涟漪。“青檀?”雒迟暮赶紧抓住遮住自己双眼的手,生怕下一秒这双手会消失。雒飞卿本想将手抽回,可是抓他的那双手像是用全身力气抓他一般,根本挣脱不掉。“迟暮少爷,请您放开我的手可以么?”雒飞卿感到如果放任这样下去,他们都不能再次放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雒迟暮极为听话的放开了雒飞卿,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犹如神祗一般的雒飞卿呆住了,他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月光下的池塘,忘记了微风渐吹扬起了的衣衫摆角,忘记了时间是如何转瞬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突然,雒迟暮像疯了一样将雒飞卿恶狠狠地扑到在地上,锁住雒飞卿的四肢。“青檀,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我知道你不是人,我不在意,城南山上的道士,他告诉我妖都是吸人精气才能快速增长修为,我的精气全部都给你,任你吸,好不好?只要你在我身边,直到我死了,好么?”雒迟暮将自己的上身衣衫撕开,露出灼热的胸膛,雒飞卿闭上双眼,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雒迟暮,那个已经快疯了的雒迟暮是他亲手毁掉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是妖,我也不吸人精气。雒公子,此次前来,我是来跟您道声别,我......我早已有婚配了,他待我很好。”雒飞卿简直想去死,他必须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欺骗自己的大哥,那个儿时最疼他最爱他的大哥。雒飞卿费力的挣扎,可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说自己不是妖?不是妖怎么会被那道士的定身符定身?我不管你有没有婚配,反正我是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即使你恨我,那就恨我恨到死我也不放手。”雒迟暮将雒飞卿横抱到怀中,然后将他带到雒迟暮自己的房间中。雒迟暮将雒飞卿放到床上,雒飞卿趴在那张床上想动一下,可是身体却一点都不受控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嘶”雒迟暮暴躁的将雒飞卿的衣服从背后撕扯下来,他看着雒飞卿美丽的身姿笑了,他想,很快“青檀”就成为了他的人了。雒迟暮咬破自己的食指,认真的在雒飞卿背上画出一个复杂的符咒。待他刚画完,一股大力便将他摔了出去,“不可能,你怎么有主人了?”雒迟暮吐出一口鲜血,道士所说不可能有假啊,他花了很多很多银子才求得的契约之术,那眼前的“青檀”是有主人的妖怪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嘤”一道金光撕裂空间而来,一道身影将雒飞卿身上的定身符撕了下来,“吾妻其实你等凡人所能契约的!若不是吾妻在凡间与你有血脉之缘,吾早就杀了你,为了防止后患无穷,关于吾妻女装时的记忆我会给你清除!”那道身着黑色玄衣的闯入者霸道地将雒迟暮的记忆强行掠走,最终那段记忆化作一丝符号消散于空间之中。雒飞卿看到那个身影直觉让他本能地得到安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雒飞卿从床上爬起来,衣衫全部都遮不住那一抹春光,雒迟暮悄然睡去,“雒飞卿,你没事吧?”普君实头也不回地问,因为他害怕自己看到雒飞卿后把持不住。“没事了,多谢,对了,你刚才说的“吾妻”是谁呀?是不是你身后的小孩?”雒飞卿看着那个扑到自己怀中可爱的如一团糯米团子般地小孩问道,这个小孩长得胖乎乎的还很好看,跟一个瓷娃娃一样让人爱不释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个小孩?普君实立马心情不好了,这小屁孩什么时候跟过来的,真不让自己省心。普君实转过头见那小屁孩死死抱住雒飞卿,任由雒飞卿摸来摸去。“他是我们的儿子,叫甄涅。刚才他还在天宫云阁睡觉呢!不知何时跟来的。”普君实恶狠狠的瞪了甄涅一眼,甄涅冷哼一声,“爹亲,你什么时候才能跟甄涅一起回家?甄涅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爹亲,只在父亲的画中见过你,天宫中许多人都说爹亲死了,甄涅不相信还跟别人打了一架。”甄涅看着如画中一般美丽的爹亲雒飞卿说,雒飞卿一下子傻了,过了好半天他才明白这个“瓷娃娃”是他的儿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雒飞卿也不能直接问前面那个高冷如冰山的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得连哄带骗的将怀中的小家伙哄睡着。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放到普君实的怀中,但甄涅的小手死死抓住雒飞卿的衣服。“乖,放开爹亲,爹亲会跟你回家的。”雒飞卿温柔地如慈母般在甄涅的耳边小声说,甄涅这才放开雒飞卿的衣服在普君实的怀中熟睡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房间里如寒洞中一般,空气都凝结了,这个身着黑色玄衣的男子看起来那么的刚毅和冷漠,搞得雒飞卿一会扣扣手,一会抬抬脚来缓解尴尬,过了好一阵,雒飞卿见这个男子仍保持那种姿势抱着孩子,他只能尴尬地搓搓手说道:“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啊,这是我的儿子?什么意思呀?我是个男的,而且还只有16岁,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雒飞卿抓住普君实的衣袖问,普君实看着自己失忆的妻子一脸尴尬和着急的样子,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解释。“飞卿,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你只要记得我是天族的天子,你是我妻子就行了。其余你日后定会明白。”普君实手轻挥一下,他们便出现在雒飞卿的房间里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者有话说:

如果喜欢本文的朋友,请给些鼓励,如果想要给一些意见或者建议也都请多多提提,谢谢!!!让我知道还有人看我的书。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