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生死局

第一卷第三十一局 会飞的黄竹管

[更新时间] 2019-02-20 15:56:23 [字数] 3309

掀开营帐,果然,相较于其他营帐里面死状可怖的妖族士兵,这间营帐里面竟然是空荡荡的,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像是被特意清除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弦安蹙眉,不管是哪间营帐,内里都没有一丝光亮,黑漆漆的,当营帐被掀开之后,从外部透露进营帐的光线,只能照亮营帐里很小的一部分,其余地方依然是黑漆漆的,不禁让人怀疑营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物件吞噬掉了光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轻轻一个响指,一团冷白色的火焰出现在弦安的食指和拇指指尖相交处。火焰在弦安指尖之间静静燃烧了一阵,竟然变大了不少。不一会儿,就从之前不过小拇指指甲盖儿大小,变成了一颗沙糖桔那般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大拇指轻轻向上一推,冷白色的火焰依依不舍的从弦安的指尖升起,晃悠悠地飘到了离她耳侧三寸远的地方。之后,这团火焰又围着弦安转了几个圈圈,转着转着,又变大了几分,从沙糖桔的大小变成了苹果的大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后,又整整齐齐的分成了四团大小均等的冷白色火焰,各自飘向弦安前后左右四个方位的中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子,弦安的视角变亮了不少,但是,这四团火焰产生的光亮,却只能照亮以弦安为中心的一个半径约为半尺的圆圈的区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抬步走进营帐,这四团火焰照亮的区域就缩小了不少。随着弦安越往里走,这四团火焰离她的距离就越近,被照亮的区域也就随之逐渐变小。不仅如此,火焰的大小也随着这些变化,很快缩小到了之前小指指甲盖那般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此之外,火焰发出的光芒也在渐渐暗淡。直到最后,这四团火焰干脆直接剧烈闪烁一下后就消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轻轻“啧”了一声,右手翻掌向上推,一道剧烈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间营帐,不过后果就是,在白光触及到营帐顶部的时候。营帐肉眼可见的颤抖了几下,随后便向着四周散开了,顷刻,沉重的倒在了地面上,扬起一片尘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即使是这样,这间充分暴露在阳光下的营帐,依然空荡荡的,除了阳光和空气以及干净的地面,就再也没有其余的东西了。弦安蹙眉,腾空跃起,浮在空中,两手成掌,猛地俯冲下去,对着妖族营地里所有营帐的顶部拍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拍完最后一顶营帐,弦安再次腾空,浮在空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这些营帐竞相向着四周散开,大量的尘土随着这些营帐轰然倒地被从地上扬了起来。而一下又一下沉重倒地的声音,也惊起了一群群的飞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着营帐的倒塌,大量的尸体暴露在阳光之下。不过片刻,竟然变成了散落满地的黄沙。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散落四周的黄沙慢慢汇聚,堆积成了一个半跪在地上的黄沙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没有过多的关注这黄沙人,而是被一张暴露在阳光下的桌案吸引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其是放在桌案上的那只黄色的竹管。弦安右手一翻,之前松华交给她的长方形盒子出现在了她的手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盒子出来的那一瞬,桌案上的黄竹管开始剧烈的颤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着黄竹管的异动,弦安手上的长方形盒子慢慢消融,,露出一个不过一寸长的被锁住了的金灿灿的圆柱形小物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圆柱形小物件出现的那一刻,黄竹管骤然升空,直直地飞向了弦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左手伸手一抓,握住了激烈颤动着的黄竹管,右手握住圆柱形小物件慢慢靠近自己左手的黄竹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着圆柱形小物件一点一点的靠近,黄竹管颤动的也愈加厉害起来。弦安见状,又慢慢移开右手的圆柱形小物件,这黄竹管竟是想要从弦安的左手挣脱开,冲向她右手的圆柱形小物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见状,骤然松开手上的两个物件,往后面退开了些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物件冲着对方直直地撞了过去,在两者即将相撞前。圆柱形小物件停了下来,黄竹管也停下来收缩变形,成了一把金灿灿的钥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刚刚变成的钥匙直直地冲进了圆柱形小物件上的锁孔,随后轻轻一转,一声“咔嗒”,圆柱形的小物件被打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张流溢着金色光芒的纸片从圆柱形小物件里飞了出来,懒洋洋的飘在空中。稍稍停歇了一会儿,就开始慢慢膨胀,最后膨胀到遮蔽住了天上的太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时间,阳光骤然消失,世间陷入了黑暗,弦安心里“咯噔”一声刚准备施展法术移步回一局的时候,一道道柔和的金光驱散开笼罩大地的黑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金光不止驱散了黑暗,还带来这样一句话【祸乱天下者,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万万没想到,松华交给自己的物件打开之后竟然是一则来神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神谕到底是怎么兜兜转转从半神族到了妖族?弦安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并没有搜寻到任何与这神谕有关的记忆。松华又是怎么知道这长方形物件里面装着神谕的?为什么这神谕被锁了起来?这神谕究竟是何时的?这开启神谕的钥匙又是为何到了妖族的手里?为何妖族此次作战要带着这钥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多太多的疑问浮现在弦安的脑海中,弦安蹙眉,忍住脑袋里传来的一阵阵的胀痛,压下所有的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时候,原本半跪在地上的黄沙人缓缓站了起来,随着他的举动,他身上的黄沙扑刷刷的掉落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站起来的黄沙人高约两丈七尺,当然如果加上他脚底掉落的那些黄沙的话,应该是有两丈九尺高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黄沙人开口说着话,这一开口不得了,又掉落了一大把黄沙,还有一股冲人的臭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又矮了几分却还想跟自己行礼的黄沙人,弦安挑眉“莫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沙人闻言,呆愣的保持着进行到一半的动作,没敢再继续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伸出右手逆时针一转,弦安面前慢慢的汇聚出一颗半人高的水球。弦安轻推右手,水球便移动到了黄沙人的头顶。一个响指,水球在黄沙人的头顶陡然炸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黄沙人被浇的透透的,他很想问弦安为什么,但是想起弦安说的话,只能继续维持着进行到一半的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双手极快的动作着,不一会儿,黄沙人便散了架,和之前散落在地上的黄沙重合在了一起。但是弦安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快速,不过一会儿,地上的黄沙又重新凝聚成了一个人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刚刚成形的黄沙人小心翼翼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弦安轻轻咳了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日光炽盛,等你体内的水分被蒸发干净之后,这人形又要重新凝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大人提醒!小的有事相求,望大人垂听。”黄沙人说完,小心翼翼的跪了下来。不得不说的是,经过弦安刚才的一番操作,黄沙人除了身形更加牢固,嘴巴里散发的恶臭也淡了不少,勉强到了可以忍受的范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颔首,示意黄沙人继续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也看到了,小的是这群尸体化成的黄沙所成。只是大人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每一粒黄沙都饱含着一股深深的恨意。小的之所以能凝聚成人形,靠的不是别的,正是这恨意的能量。”黄沙人跪在地上,抬头,诚恳的看着浮在空中的弦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的意思是?”弦安顺者黄沙人的话茬往下接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的想请求大人帮小的追查这狠心的凶手!”黄沙人带着一股浓浓的恨意,掷地有声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查到之后,你待如何?”弦安淡淡的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牙换牙,以眼还眼!”黄沙人身上的颜色突然变成了黑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我非亲非故,你如何觉得我就一定会去追查着凶手呢?”弦安有些好笑的看着变了个颜色,显得有些酷炫的黑沙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的。”黑沙人显然愣了愣,就在这呆愣的时候,黑沙人身上的颜色又慢慢变成了黄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没有说话,做出一副要离去的架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半黑半黄的沙人看到弦安的动作,着急忙慌的说道“小的愿意成为大人的奴仆,为大人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闻言,收回要离去的架势“当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真!”沙人重重的点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古怪的符号,待画完后,这符号慢慢的在空中显现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想好了?”弦安接着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好了!能为大人效力是小的的福气!”沙人又是一阵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颔首,右手拇指与中指围了空心的圈,中指向前轻轻一拨,将那符号弹了出去,落在沙人左侧的肩膀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本君的侍从,本君自然是有义务为你炼造一副金刚不坏之身,省的你总是散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沙人呆愣的看着弦安,奇了怪了,大人并没有开口讲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传音之术,作为本君的侍从,你须得尽快适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沙人惊诧的看着弦安,大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用这样的自称。虽然沙人对于弦安的自称十分惊讶,但是他更加关注的是弦安说的侍从到底是什么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君的身份,往后,你自然会知晓。侍从与你说的奴仆差不多,只是更自由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沙人眼中的惊讶愈发明显,试着在脑海里说道【谢谢大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废话少说,我现在要先将你收起来,然后等到炼造好你的身体之后,再将你放进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取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袋子,打开了封口,抛向沙人。不过瞬息,跪在地上的沙人便被这袋子吸了进去。重新扣上袋子的封口,弦安将袋子收了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沙人刚才的口气,弦安决定先将原先的计划推迟一会儿,先去找红英要上一滴花露,看看能不能去除掉这沙人的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感受着红英的气息,只是没一会儿,她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极快的消失在了原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