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上官家族的使命
作者:淑女凉凉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19-11-13 09:32:56 全文阅读

第二日清晨,婉儿便早早的起身洗漱,吃完早饭,到堂前拜见爹娘。

“爹,娘。”婉儿向上官夫妇二人问安。

“婉儿,快,让娘看看,有没有事。”杨素琴见到婉儿,匆忙站起,直接将婉儿拉到面前,细细打量,她也是今天一大早才知道婉儿醒过来的消息。昨天的事情多么凶险,杨素琴想想都后怕。

“娘,我没事,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婉儿笑着说,在原地转了个圈,来证明自己这不完好无损的站在二老面前吗。

“你可是把娘吓坏了,你呀。”说罢,眼泪不自觉从杨素琴眼角滑落,

“娘。”婉儿忍不住一阵心疼,婉儿轻轻搂住杨素琴,这才注意到杨素琴的脸上异常憔悴,脸上涂抹的厚厚一层胭脂,也没能遮住那浓浓的黑眼圈。婉儿的心狠狠的被揪了一下,在心底暗暗发誓,前世不能为二老送终,今生就算是拼上性命,也绝不会再让二老受半点苦楚。

“婉儿,你太胡来了!”突然一到严肃的声音传来,上官清坐在上位面色严肃的看着婉儿,俨然一副正经长辈的样子。

“爹爹,您现在怎么样了?可有不舒服?”上官婉儿笑呵呵的快步走到上官清面前,拉起上官清的衣袖,顺手在上官清的手腕上抚了一下,对上官清的伤势大概知道些七七八八,这才放了心。

“不碍事。”上官清冷哼一声,“婉儿你可知错?”

“爹爹,婉儿哪里错了?”婉儿不满的嘟起小嘴,拉着上官清的衣袖,撒娇道。

“胡闹!女孩子家家怎能习武?”上官清怕是真的动了怒,“你大哥都已经告诉我了,简直胡来,昨日多危险!”

婉儿暗暗登了一眼一脸无辜的上官君临,然后可怜巴巴的拉起杨素琴的手,可怜的道:“娘,你看,爹爹凶我....”

“婉儿,不是爹和娘说你啊,昨日如此危险,怎能乱来?”杨素琴这次也不护着婉儿,自己确实被婉儿吓到了,当一个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这种骨肉之痛,让一个母亲如何承受?

婉儿听完杨素琴的话,心底有一种暖流经过,她知道杨素琴并不是真的想要责备婉儿,而是真的怕婉儿受到危险,“娘,你们也不瞒着我?爹爹虽未侯爷,确是文官,文官习武?这如何说?,昨日娘交给我的那枚钥匙,又代表了什么?”

听到婉儿的话,上官夫妇不同而约愣了一下,相互对视一眼,四周似乎陷入了一种接近诡异的安静。

“婉儿,你还小,这些事你还不便知道。”杨素琴温柔的拉起婉儿的手,理了理婉儿额前的碎发,语重心长地说。

“娘,我快要及䈂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婉儿一脸严肃看着看着杨素琴,随后向身后环视一眼,用了一种不可置疑的口气道:“都出去。”

周围的丫鬟一听,都识趣的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房门再次被关好,婉儿身上的气息忽然冷了下来,让上官夫妇不同而约的楞了一下,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错愕,眼前这个婉儿,竟让人产生一种恐惧的感受。

“爹,娘,大哥,我知道你们在乎我,害怕失去我,我也是一样,”婉儿眼中闪过柔情,轻轻拉起杨素琴的手道:“很多年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我还没有为爹娘尽孝,就因病离开了人世,哪一个梦太真实,所以我要变强,保护好你们,不要让你们受到伤害。”

“我师从独孤裘,如今武功不在大哥之下,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也可以保护好爹娘,上官一族的使命,我也有能力一起承担。”婉儿坚定地看着眼前的三人,自己从小到大,从未吃过一丁点苦,如今自己有能力了,自然就可以反过来保护家人了。”

杨素琴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身影,听完婉儿说的话,心底竟然闪过一丝欣慰,上官清也不禁在心底感叹一声,婉儿长大了。

“爹,娘,大哥。”婉儿见三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忍不住叫了一声,语气中多了几分恳求。

上官君临看了一眼上官清,上官清看了一眼杨素琴,终于缓缓道:“开元年间,我本为先皇军师,与先皇为至交,跟随先皇,南征北战,屡立战功,”突然话锋一转。“你娘可是我从墨隶林那老东西手中抢过来的,哼,跟老子抢女人.....谁不知道墨隶林风流成性,若是你娘当初跟了他,早就成了深宫的怨妇了。”

听到上官清的话,婉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上官君临无奈的揉了揉眉头,还真是无时不刻秀恩爱啊。

杨素琴羞红了脸,忍不住提醒道:“老爷!”

上官清这才意识到话题跑偏了,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本无意争权贵,奈何当时朝局动荡不安,以多年战功为由,予我侯爷之位,来平衡格局,谁知道墨隶林那个老东西,运气点背,被自己儿子陷害,临死之前,派人传密旨给我,若是日后即位皇帝昏庸,可凭借此密诏拥立新帝。”

听完上官清的话,婉儿着实震惊了,密诏?!这是什么概念!换皇帝啊,皇帝乃真龙天子,九五之尊,岂是那么容易换的,而上官一族便可以做到,这必然会将上官一族推向风口浪尖,“那昨日那人是冲着密诏而来?”婉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上官清摇摇头,“此事只有我与你娘和先皇知道,还有那个来送密诏的小太监,不过,那小太监送完密诏便自尽了。”

那是怎么回事?婉儿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好了,此时就此作罢吧,”上官清打断了婉儿的思绪,道:“明日我与你娘先回府,想必遇刺一事皇上已经知晓,婉儿与君临若是想玩会,便再逗留几日”

“是。”见上官清如此说,婉儿也不好说什么,便与上官君临一同应了下去。

当夜

婉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昨日发生的事,占据主体地位的还是,那个紫色的身影。“陌上岩......”婉儿轻轻吐出这几个字,似乎这个人不简单。在千钧一发之时,英雄救美,除了早就计划好了,怎会有如此巧的事?婉儿不是傻子,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种在小说里多次出现的烂桥段势必有目的性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便不从而知了。

婉儿叹了口气,伸手想要去摸放在枕边的噬月,却摸了个空,心底突然警惕起来,忽然又笑了笑,忘了自己早已把噬月埋在了那棵菩提树下。就在婉儿昏昏欲睡之时,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熟悉的箫声,婉儿忽然清醒过来,陌上岩?婉儿心底闪过一丝疑惑,这箫声,那晚自己是听过的,确定是陌上岩无疑,婉儿也没管那么多,随手拢了拢头发,用一根布条扎了一束长马尾,穿上外套,便循声找去。

婉儿出了小心翼翼的房门,一跃而起,轻轻跃上屋顶,避免将上官君临吵醒,虽然上官君临与自己不是在同一个院子中,但是小心些,总归是好的。婉儿随声追去,追了许久总感觉总是追不上,这箫声好生奇怪。婉儿微微皱起了眉头,乍一听似乎是从远处传来,仔细一听又像是围绕在自己耳畔,虚无缥缈的感觉。婉儿放慢了脚步,有些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自己竟不知不觉中离开了钟南寺,身处钟南寺北面的树林中。

夜,寂静得出奇,听不到一丝虫鸣鸟叫,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将婉儿的影子拉的老长,婉儿抬头看了看满天的繁星,现在大概是子时。“陌上岩,出来!”婉儿低声喝道,刚说完,眼角不经意一瞥,地上的一个影子,变成了两个,婉儿嘴角慢慢上扬,忽然一转身,一拳向身后人打去,那人似乎没有料到婉儿会突然袭击,匆忙转身,才勉强躲过,一缕发丝顺着脸颊滑落,略显的有些狼狈。

婉儿眉头一挑,眼前一身紫衣的陌上岩,一头青丝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略显慵懒,手中拿着那支萧,正笑盈盈的看着婉儿。

“等你许久了,总算是来了。”陌上岩笑道,轻轻用萧抵住婉儿的下巴,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闪过一丝狡黠,下一秒,陌上岩突然向前一步,一手环住婉儿的腰,将婉儿拉入怀中,月光如水,陌上岩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梅香,远远望去,两人姿势暧昧,如同仙侣一般。

婉儿看着那双邪魅的桃花眼,在月光的衬托下,更加勾魂,虽然婉儿见过几次陌上岩,却不及此时好看,婉儿有些恍惚,世间的男子竟美到这种地步了么?

陌上岩嘴角微微上扬,垂下眸,怜爱的看着怀中的小人,眼中满是宠溺,陌上岩慢慢低下头,两唇将要触碰在一起时,婉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之一闪而过的羞愤,婉儿突然腿一用力,向陌上岩两跨之间顶去,陌上岩完全没有想到婉儿会来这一招,吃痛闷哼一声,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连忙松开了怀中的小人。

“怕是你跟了我许久吧?”婉儿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陌上岩,脸上满是戏谑的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