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淑女凉凉  |  字数:3272  |  更新时间:2019-04-21 10:59:34 全文阅读

“墨子风!”婉儿使劲摇了摇他,“快醒醒啊!”

墨子风渐渐恢复了神志,多少年了,只能在幻象中见到母妃,心里不禁一阵钝痛。

想当初,为了让母妃过的好一些,拼尽全力,挑灯夜战,熟读史书,习武练功,比别人多下了多少功夫与汗水。在皇宫这个深潭中站稳脚跟,谁知,自己当初为了保护母妃所学的本领,反倒是给母妃招来了杀身之祸。

“无碍。”墨子风苦笑一声,随即又恢复了常态。那一副风轻云淡,不问世事的模样,深深刺痛了婉儿的心。

“师父,人死不能复生,若是纯妃还在,她又怎么能忍心看你这个样子呢?”婉儿喃喃道。

前世的她身患癌症,无以尽孝,让父母尝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是婉儿最遗憾的事。

“生命在自己的手中握着,真正的强者,不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是在逆境中跌倒后,可以一次又一次重新的站起来。”婉儿睁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拉了拉墨子风的袖口。

“没事。”墨子风抬头怜惜的摸了摸婉儿的小脑袋。心里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禁暗自心惊,自己自负武功才能天下无双,经历了叛乱与皇宫勾心斗角的洗礼,竟不比一个孩童看的透彻。

“师父,是否觉得皇帝昏庸无能?由于十年前的纯妃一案,师父已失去了对皇帝的信任,不愿再理国事。”

“可是师父,你可曾想到?如今,国库空亏,百姓流离失所,这可是你想要看到的?皇帝虽然昏庸,但是他还有他的臣民,作为臣子,应当履行作为臣子的责任。”

墨子风摇了摇头,婉儿所说,又何曾不是他自己所想,可凭一己之力,又怎么能够干涉皇帝的决定。

自古以来 ,皇权至上,皇帝即为天子,逆天者亡,顺天着昌,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皇帝一发怒,嘴唇一动,便是血流遍地。所以谁敢冒着生命危险向皇帝谏言呢?虽然自己贵为安陵王,但在皇帝眼中,自己与平民百姓没什么区别,也不过是一枚用完就可以随手扔掉的棋子罢了。就算自己真的想要为国分忧,有心却是无力。

“师父,何为道?”婉儿突然问了墨子风这个问题。

“道,自然也,即为天。”墨子风一愣,不知道为何婉儿问这个问题,按照自己脑海中所背的史书回答 。

“师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此为道,即为人。”婉儿稚气的声音,所提出来的这个观点让墨子风心头一震,这与与自己所接触的观点不同,自古以来,皇帝为天子,掌握杀生大大权,人怎么能违背天的意愿呢?墨子风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疑惑。

“师父,婉儿认为 帝王为舟,百姓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墨子风心下猛地一震,这种思想,与自己从小灌输的“皇权至上”的观点相违背 。才意识到,自己受了前人的影响,这种观点早已根深蒂固了。

是啊,人即道。

墨子风有些诧异的看着婉儿,这五岁的孩童,不过是上官候府的大小姐,怎么会有独特的见解,眼前这个小人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你,是何人?”墨子风认为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不能以一般人的眼光去看待,能将这一切看的如此透彻的人,怎会只有像孩子般的心智?

“我,我是我啊。”婉儿恢复了那一脸的童真,一脸天真的瞪着双眼看着墨子风。

一霎那的恍惚,尘封的记忆慢慢浮现。

“母妃,我今日将史书第一卷背完了,母妃可以考考我。”年幼的墨子风抱着一卷书,跑到正在调琴弦的纯妃面前,一脸的欣喜。

纯妃停下手中的动作,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张虽称不上倾城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风儿最厉害了,来,那母妃便考考风儿。”

……

“风儿真厉害,”纯妃溺爱的看着墨子风,眼中满是欣慰。

“风儿要快快长大,多学些本事,这样父王才会注意到风儿,才能好好保护母妃。”墨子风满是憧憬的规划着未来,却忽略了纯妃眼中一闪而过的担忧。

没错,风儿的能力确实是众多皇子中是佼佼者,但正是因为这能力,以后的路必定艰难坎坷。必然有许多人与风儿为敌,更严重些,就连皇帝都会忌惮风儿的实力。

想到这,纯妃苦笑了一声,她宁愿风儿是个痴儿,也不愿风儿因为自己儿陷入困境。

“风儿,记住,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就是你。”

墨子风似懂非懂的看着纯妃,看到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担忧。

多年之后,墨子风才明白,那种眼神的含义,原来母妃早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罢了,你且回去吧,过些日子,再来学琴吧,本王最近有些事,乏了。”墨子风眼中写满了疲惫。在这官场上勾心斗角多少年,从未有现在般心累过。

“是,师父,过几天婉儿,再来学琴。”说吧,还不等墨子风说些什么,转身便离开了琴房。

“小姐现在便要走吗?”那先前的绿衣女子看到婉儿一人出来,便上前问道。

“安陵王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本小姐就先回府了!”婉儿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便越发的肯定这女子不简单。

“需要绿萝帮小姐安排马车吗?”那女子原来叫绿萝。

“不必了,大哥会来接我的”婉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出了琴房,并没有理会绿萝。

刚走到大街上,原本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时辰还不到墨子风还没来,可以自己四处逛一逛了。

也不知这墨子风日后会是怎样呢,若是他继续这样逃避下去,恐怕这墨国不久矣。

婉儿低着头往前走,全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已经跟了几个行为诡计的人。

“唔……”婉儿突然被人用袋子套住全身,拉进一个小巷子中。

思绪一下子被打乱,心里不禁有些恼怒。

我这是被绑架了吗?婉儿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慌,而是心底有些惊喜。婉儿就是想知道是谁的胆子这么大,上官侯府的人都敢动。

“是这个吗?大哥?”一个唯唯缩缩的人声音传来,听声音是个男子,30岁左右的样子。

“看样子是个美人胚子,卖到青楼等养大了,定是个花魁 。”有一个声音传来……

把我卖到青楼?婉儿心底不禁觉得好笑,这些人怕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放屁,都在想什么呢?这可是上官侯府的人,咱们可以用此人跟上官候府银两。”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大哥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这声音让婉儿感觉到熟悉,却实在想不起到底在哪里听到过。

“大哥,你看这娃娃一直不曾动弹,该不会是吓晕了吧?”

“赵四你别瞎说,要不大哥咱打开看看吧,万一真伤着了,这可是上官候府的人,侯府肯定不会轻饶。”

“赵四,赵青你们两个怂货,打开看看。”这俩人的头头,也是有些慌乱的,按一般的情况来说,撸了别人家的女子,女子定然会大叫不止,怎么会有像现在这样安静呢?他们确实不想让婉儿发出太大的声音,引来别人注目,但这一声不吭又是怎么个回事儿?反倒是越来越心慌。这万一伤着磕着了,这上官候府便不是可糊弄的。

“大哥,你确定这个人能换来钱?这也只不过是候府的一个丫鬟。”赵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大哥。

“说你蠢,你还真蠢,这可是上官候府的人,既然能派她出来办事, 就一定是非常看重的丫鬟,一定会来的,等会儿咱把消息放到上官候府,咱就坐等收钱吧!”

“大哥厉害,小弟未曾想到。”赵青在一旁拍着马屁,一边将套在婉儿身上的袋子摘了下来。

婉儿揉了揉眼睛,长期处在黑暗中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慢慢看清了眼前的人,“原来是你呀,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婉儿挠挠头发,一脸苦思状。

“你不就是我那天出来被我坑了十两银子的那个人吗?叫什么来着?”婉儿直愣愣的盯着眼前人,“对了,好像是叫吴彪来着!”突然间的恍然大悟,让气氛陷入了尴尬。

“大...大哥...”赵四有些震惊,吴彪叫他们出来绑个人,只是说用这个来换钱,却没有跟他们说过,这小娃娃坑过大哥十两银子。

“说什么说,闭嘴。”吴彪有些恼羞成怒,自己的老底就这么被人扒出来了,以后在这帮兄弟面前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你绑我是心疼你那是两银子?”婉儿天真的看着吴彪。

吴彪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若是说了是,这帮兄弟不就知道了自己曾在这个小娃娃的手中跌了一回,面子都丢尽了,若是说不是,还真想不出别的理由来。

局面再一次陷入了尴尬……

“吴彪,你若是心里不服气,别人上官候府找我便是,你现在一下子连累了你的兄弟们,你这个大哥现在怕是当到头了。”婉儿一脸的无奈。

“你...你...你什么意思?”吴彪心里莫名的一阵恐惧。不对啊,明明是自己绑了她,怎么被她说的好像是自己死到临头了一样。

“我说,我是奉命出来办事,一个时辰之后便有人来接我,如今都一个半时辰了,他们没有见到我,你猜会怎么样?”婉儿索性坐到地上,一脸准备看好戏的表情。

“这,大哥,要不我们撤吧……”赵四心里慌啊。

“现在才准备走,不觉得有些晚了么?”冰冷的声音传来,暗含着浓浓的杀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