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的纨绔相公 > 正文
第四章 吃喝嫖赌
作者:林家三妹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8-11-30 15:56:09 全文阅读

云墨院主屋,寸寸光亮洒入屋内,姚羽然悠然地坐在老爷椅上,等待着。

赵恒之火急火燎地跟进来,直接叫嚣:“泼妇,你别得意!我一定会……啊啊啊,你给我松手……”

“小样!”姚羽然松开钳制赵恒之的手,鄙夷地看向他:“赵恒之,今天早上的事情,我还得好好和你算算账!你说,你想怎么死?我一定会送你一程……”

赵恒之随着姚羽然的逼近,步步倒退,心有余悸地盯着她活动手指,头皮发麻:“啊啊啊……仗着力气大打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们单挑!”

“单挑?”姚羽然颇有兴致地重复道,“有点意思。”

杏眸若有所思,一道灵光闪过脑海,她带着一丝不怀好意:“既然如此咱们就来比你最擅长的——吃喝嫖赌!”

“哈?”这回轮到赵恒之懵逼,“比什么?”

“吃,喝,嫖,赌!”姚羽然一字一句咬得极为清晰。

“哈哈哈……”赵恒之狂傲地仰头大笑,“这可是本小爷的长处,不自量力的愚蠢女人,等着被本少爷碾压成沫沫吧,哈哈哈!”

姚羽然泛着白眼,目送赵恒之离去,清澈的眸中满是兴致盎然,迎向星羽与竹青不解的眼神,她带着一缕肃杀之气:“呵呵。我要在他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彻底打败他,碾碎他的自信心,让他像蝼蚁一般仰望我这座大山,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可是……小姐不是想同赵恒之合离吗?”竹青不解道。

“哦。在合离前先击碎他,何乐而不为呢?”姚羽然信心满满。

日光照进屋内,带着一丝神秘的味道,仿似看不穿的未来。

三日后,人间随处可见碧绿的翠意,不经意的回眸,入目满是绿意生机,隐隐还透着一丝夏天的闷热之感。

尚书府门口。

“父亲、母亲,我与夫君先行告辞。”姚羽然柔声细语道。

赵恒之看着扮淑女的姚羽然,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好啦,别依依惜别的。岳父岳母,你们女儿又不是死了,她还是会回来看你们的……嘶!”

姚羽然暗地里拧住他的嫩肉,尴尬地笑着:“父亲、母亲,夫君脑子有点……您二位别往心里去。”

“谁是……嘶……”痛感再度袭来,赵恒之俊朗的脸庞有些微扭曲,痛的倒抽凉气,语不成句。

“呵呵。我们先走了。”姚羽然连忙运气内力胁迫赵恒之跟上马车。

马车帘一放下,姚羽然使劲揪着赵恒之白嫩嫩的脸庞,沉声怒斥道:“赵恒之,你是不是属猪的,不对!这么说是对猪的侮辱,我就没有见过比你还更令人无语的,你这是耍阴招打击报复我啊。”

“切……英俊潇洒如我需要做这种事?”赵恒之不屑道,高高仰着头,“姚羽然,我已经答应配合你回门,我们的比试什么时候开始?”

看着赵恒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姚羽然霸气放言:“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找死,我这么温柔体贴的好妻子当然得满足你……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哈?”赵恒之惊讶了。

“怕了?”姚羽然深刻诠释何为“从门缝中看人”。

赵恒之立马被刺激“怕?笑话!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找死,本小爷自然得送你一程。”

夫妻两人视线交缠,谁也不让谁,谁都不肯轻易移开目光,硝烟味浓重。

“小姐、姑爷到了。”竹青爽利的声音传来。

赵恒之与姚羽然方才结束眼神厮杀,揉了揉自己发酸的眼睛,赵恒之不服输道:“我可没输。”

“切。”姚羽然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哼。”赵恒之不待见地轻哼一声,不理会姚羽然,直接撩起衣摆跳下马车。

姚羽然带上温柔的面具,姿态聘婷优美从马车上款款下来。

“望月楼?”赵恒之心下猛地一跳,略带诧异地看向姚羽然。

姚羽然淡淡地回应:“你不是选了天下第一楼的菜来同我比拼‘吃’?我也不挑地方,就直接在这里比吧,望月楼的菜还是热乎乎的好吃。”

话毕,率先走入望月楼。

望月楼雅间,一男一女隔桌相对,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恒之,听说你带媳妇来望月楼了,我带柔雨姑娘来看看你……”

“我听说姚羽然是大家闺秀,温婉柔情,我得见识见识。”

“恒之,有没有好好管教管教你媳妇啊?哈哈……”

门外七嘴八舌轻佻的言语来令姚羽然微微挑眉,淡然地收回目光,端起水杯暗暗扫视这群纨绔。

这就是京城有名的四大毒虫,嗯……的确是很有纨绔子弟模样。有一眉目如画、倾城之姿的美人娇媚地依靠在赵恒之怀中,应该就是赵恒之的红颜知己——柔雨姑娘。

姚羽然对眼前的一切嗤之以鼻。

“卧槽!是,是你……”一道另类的声音惊恐地响起。

姚羽然淡淡扫了一眼蓝色锦衣的年轻人:哟,这是上次在街上被她痛打的另一位。

“砚启,你认识恒之媳妇?”一位身着闷骚大红长袍的男人说道,他摇着一把纸扇,有种自命风流的感觉。

一把淡淡的嗓音突兀地截住孟砚启的话:“赵恒之,想怎么比?谁做裁判?”

赵恒之揽着柔雨纤细的腰肢,摆尽大爷的款:“限时一个时辰,至于裁判就在场的这些人,怎么样?”

“不好!”姚羽然讥讽地看向赵恒之,一锤定音,“裁判就楼下的食客。至于具体的规则……一个时辰之后再说。”

留了一手的姚羽然,气定神闲地朝后院走去,风传来她轻飘飘的话语:“我一介妇道人家就选择后院的厨房。”

京城其他三害看向斗志昂扬的赵恒之,赵恒之发狠道:“我一定要将这个婆娘狠狠碾压在脚底下,竟然妄想挑战我!”

望月楼后院,春风轻抚而过,姚羽然头一点一点,春困渐浓。

“小姐,前院厨房被赵恒之折腾得热火朝天呢。”竹青比手画脚,笑盈盈地说道。

“嗯……星羽,给我一把瓜子……嗑嗑嗑……”姚羽然悠然地坐在摇椅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瓜子嗑得贼溜,“我们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星羽回复道:“有些用冰镇着,有些放在冰窖里了。”

姚羽然满意地点点头,乌黑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一副狡黠的狐狸模样。

赵恒之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一个时辰之后,雅致的包厢。

在姚羽然示意下,星羽上前,将赵恒之那份热气腾腾的吃食装进一个红黑木漆的食盒中,又结果竹青手中一模一样的食盒,将两个食盒同时递给阿大,示意地点点头。

赵恒之一脸呆萌地看着阿大转身离开,其他三害也是一头雾水,不由跟着走到门口。

“站住!”带着威慑力的声音响起,“谁都不许出这个房间,只能在这里看着。”

“凭什么听你的?”

赵恒之带头不满,真准备离开时,“砰”的一声令四害双眼脱窗,只见姚羽然继续悠然地坐在一堆碎木头里,而那本来完好的桌子就是随着她的一拍才四分五裂。

嗖得一下,孟砚启率先识时务地坐下,一个接着一个,只有赵恒之拿眼睛瞪着姚羽然,最终被其他三害拉着坐回去。

几人伸长脖子观望楼下的发展——

阿大将食盒交给掌柜,掌柜点头,随即将食盒放置在桌子上,朗声道:“今日小店试新菜品,还请各位多多给建议。”

赵恒之目不转睛盯着两个食盒被打开:“我去,那是什么东西?”

入目的是……前所未见的糕点。

白白嫩嫩像是蛋羹的玩意,金黄色烤得脆脆的东西,还有犹如云朵的白色一层的蛋糕,再配上一壶用瓷壶装着的“酒”。

“大惊小怪!”姚羽然抓住机会再度嘲讽赵恒之。

若是有现代人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活脱脱就是一顿下午茶,有果冻布丁、蛋挞、奶油蛋糕、薯条……配上一壶桃花茶,人间享受。

猎奇的心里驱使望月楼的客人纷纷投向下午茶的怀抱,闷热的天气冰镇的感觉沁人心脾,味蕾上的另类体验。

而赵恒之那道是望月楼的招牌菜,虽是限量供应却也败在姚羽然的“未来糕点”下。

“啧啧,人真少,还好意思称为‘美食’!结果显而易见了。”姚羽然浅笑着示意星羽。

星羽隆重宣布:“第一回合,姚羽然胜!”竹青朝空中抛了一把花瓣,纷纷扬扬的红粉花瓣飘落,自带喜庆BGM。

“我不服!”赵恒之拍桌而起,愤慨不已,“你耍手段!”

“呵呵。有本事你做出那些东西,那就算我输!”姚羽然自信满满,“输不起?不愿承认自己孤陋寡闻?”

“你……”赵恒之捏紧手,四目相接火花四射,“这局算我输,下一局‘喝’今晚府中巷深院,比喝酒!谁先醉算谁输。”

“好。”姚羽然轻松迎战,实则心里惴惴不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