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正文第五十五章 神秘主人

[更新时间] 2019-02-12 09:55:08 [字数] 3809

明月慌不择路地向桃林深处逃窜,回想起男子刚才香艳的沐浴场景,小心肝不停地“砰砰”乱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谁?是这片桃花源的神秘主人吗?会不会杀了她灭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感觉像在做梦一般?明月难堪地想,这真是太令人尴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衣男子几个飞跃便追上了娇小少女,一下子便挡在她的身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大、大神,不、不要杀我,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明月从手指缝里看见面前的白衣人,捂着脸大叫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看你洗澡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衣男子皱着眉头看着捂着脸不敢抬头的少女,那熟悉的娇小身材和软糯甜美的声音让他疑惑地问道:“月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明月吓得打了个哆嗦,偷偷从手指缝里察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站在他面前的人高大英挺、一袭白衣随风飘摇,墨发如瀑布般披散,浑身散发出慵懒随意的味道,一双细长的凤目正关切而疑惑地看着她。千百株桃花树在他身后为背景,衬得他越发仙姿卓然、宛如谪仙般耀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是如此熟悉,明月惊吓大过惊喜。她结结巴巴地问道:“凤、凤倾城?怎么是你?”明月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烧得滚烫起来,连平日的“长老大人”也忘了称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狂喊道:这是什么情况,凤倾城怎么跑这个鬼地方来洗澡了?而且还让她给碰到了?这要她以后怎么面对他?真是太令人尴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要捂到什么时候?是想将自己给捂死吗?”凤倾城见她一双小手将小脸捂得死死的,娇羞得不敢抬头看他,戏谑地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脆弱的小心脏再次如小鹿般乱撞起来,她愈加害羞地捂着脸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声道:“长老大人,对、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看你洗澡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面的人紧紧盯着她,一言不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动静,她只好放下手,脸蛋羞成了两只红苹果。她无辜地抬头看着他,一副又害羞又委屈的样子,连刚才流的鼻血都忘记擦了,血液凝固在鼻子下面,模样看上去有点滑稽又有点呆萌,她委屈地喊道:“我真的不知道那里有人......呃......在洗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表情严肃地看着她鼻子底下那抹刺眼的鼻血,鼻子里闻到了一股异香。这股香味很独特,让他的眉头疑惑地紧缩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什么时候开始用香粉了?他仔细看了看她的脸,有点不正常的潮红,呼吸还有点急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是害羞所致?他疑惑地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只看到了你的......关键部位真的都没看见。”明月看他还是一副冰冷严肃、不太满意的样子,心里想自己该怎么说才能比较有诚意呢?我会对你负责的?我看光了你,要对你以身相许?这样的桥段不都是戏里才有的吗?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由可怜巴巴地道:“为了补偿你的......呃......那个损失,以后每月的薪资我不拿了行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面那人似乎有点意外,挑了挑着眉好笑地看着她:“就这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这些还不够啊?”明月想,这些银子可是一大笔财富啊,她心里万分疼惜,心想要不是受他牵连,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鬼地方看到他洗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心里吐着槽,想起凤倾城和纳兰眉黛在书房中相拥的情景,心里没由来地一阵愤怒。这种男人,还真是……虚伪。大家不是说他坚持清修么?那她为何还和纳兰眉黛搂搂抱抱如此亲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心里对他无限鄙视,说的话便带了调戏的味道:“长老大人,你总不能以身相许吧?呵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一双凌厉的凤眸突然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明月这才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世俗种只有男的看了女的身子才会让女的以身相许……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住嘴巴结结巴巴地道:“哈哈,长老大人,我、我和你开玩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很想要我以身相许?”他挑着好看的眉头沉声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尴尬地笑道:“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我知道你和纳兰眉黛那个、那个好上了……其实我不太喜欢和别人共用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和别人共用东西?”凤倾城挑了挑眉头,问道:“我和她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看着他,心里腹诽道,你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知道?要不是你的相好,我怎么会掉落在这里看见你洗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突然正色问道:”你很在意我和她之间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当然在意了,要不是他们关系非同一般,纳兰眉黛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她这个小小丹童,从而对她痛下杀手呢?害得她差点丢掉了小命。而且他们在书房搂在一起的情景,让自己给撞上,弄得自己无比尴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没好气地说道:“当然,你们这样,也要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说完她猛然愣住了,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向他,他会不会误解了他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仿佛要看进她的内心深处,明月心里顿时慌乱起来,她狂躁地抓了抓衣角,想解释又觉得不知如何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淡笑了一声,顿了顿说道:“我和她只是表兄妹关系,不要相信那些流言。”说完低下身子,凑近明月的耳朵说道:“其实也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说话的热气喷到她的耳朵里痒痒的,明月感觉到耳朵发着烧。明月听了他的话,这才恍然,原来那纳兰眉黛到处散播谣言都是假的?凤倾城并没有和纳兰眉黛订婚,原来一切都是纳兰眉黛的一厢情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又想,凤倾城会不会在欺骗她呢?可是凤倾城为何要欺骗她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地说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凤倾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笑了笑,敲了敲她的小脑袋道:“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刚才问得话,我答应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哪句话?你真的要扣我的薪资么?”明月傻傻地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摸了摸头,仔细回想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心里突然一个激灵,难道是……要他以身相许的玩笑话?不会吧?那只是一句玩笑话,他肯定不会的当真的,肯定是别的什么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哪句话呀.....”她郁闷地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却背着手转过身,施施然向前行去,潇洒得宛如天上的白云。凤倾城想起刚才小丫头急得跳脚的样子,不由闷笑,明月没有看见凤倾城那双凤眼里含了意味深长的坏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哪一句呢?真的不是扣薪资这件事?明月捶胸顿足、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这笔工钱要是没了,她以后可就没有生活来源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宫雨柔早就对她说过,她从小生活环境单纯,人也单纯,以后凡事做事要留个心眼,不要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自己现在不就是被凤倾城给卖了,还在帮他数钱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仰首望天,无力地抬了抬胳膊。她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烦闷,那种腥甜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让她有点想吐,还有点呼吸困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才太过紧张,还没觉得怎样。现在一放松下来,她顿时觉得后背的伤口一阵接着一阵火辣辣地痛。明月觉得天昏地转,她张了张嘴,想对回过头来看她的凤倾城笑,却感觉到眼前一黑,便无力地倒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奔过来一把抱住她,鼻子里又闻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帮她号了号脉搏,才发现她受了不轻的内伤,那股异香竟是从她的后背散发出来的,那里正流淌着鲜血,那股异香竟是鲜血的气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小心翼翼地帮她退去外衫,才发现她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凤倾城眼里露出焦急地神色,他迅疾帮她点了几处穴位止血,又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喂她吞下,那是疗伤的无极丹,对治疗内伤有很好的疗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傻丫头,你到底遇到了何事,会受如此重的内伤?”凤倾城喃喃问道,细长的凤眸中满是疼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抱起她,快速来到温泉水池边。他将她轻轻放在泉水池边,让她侧卧在温泉水池边的石板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小心翼翼地帮她褪去外衫,露出只穿着肚兜的娇小玲珑的身子。她四肢纤细,胸长得很饱满,将肚兜撑得圆鼓鼓的,露出优美的线条。少女纤细的胳膊后面擦伤严重,外衫都粘在了伤口上,后背一片血肉模糊,有些地方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昏迷中的她安静地躺在那里,苍白而精致的小脸宛如睡着了一般,就像一个无助的婴儿,和平日里古怪精灵、倔强坚强的样子比起来截然不同,现在的她柔弱地让他心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掏出一块雪白的锦帕,沾了温泉的水细心地帮她清洗后背和胳膊上的伤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血液进入温泉水中,在黑暗中竟发出淡淡的荧光,有几滴血液流淌在地下,地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出嫩绿的藤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手里拿着被鲜血染红的帕子,看着那株新长出来的藤蔓愣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定定地望着她,脑中迅速想到几个问题: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体质会与常人不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面色凝重,手里却未停下来清洗,他将伤口清洗干净之后,拿出一瓶褐色的药粉,将药粉撒在她的伤口上,那是治疗外伤用的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女呼吸很沉重,昏迷中发出一声闷哼,似乎很痛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将她扶起来呈坐姿状态,双掌抵在她的后背,运气帮她疗了一会儿内伤,直到少女的呼吸变得平缓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最后查看了一下她后背的伤口,伤口撒了药粉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她的伤口比常人的伤口愈合要快得多,不一会儿便开始结痂,有些地方甚至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那股神奇的异香也渐渐淡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眉头紧锁,突然记起来一本上古典籍中曾记载过,上古时期,有一个神秘的九尾狐族伤口具有非凡的自愈能力,但那个神秘九尾狐族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典籍中并未提到过血液有异香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凡妖族,因为要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完成形体的修炼,因此,他们的仙脉与人族是不一样的。人族的仙脉只有一支,而妖族的仙脉有两支,因此妖族的寿命比人族要长出许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双手抵在她的后背,探出元神小心翼翼地查看她的仙脉,一看之下,凤倾城顿时愣住了。明月的仙脉竟然有三支!她的主仙脉除了比常人更加宽大坚韧,旁边还有两个细小分支,难怪她小小年纪,修炼速度却比常人快出许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仔细想了想,世上并无任何书籍中有关于三支仙脉的记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收回元神, 娇小的少女静静地伏在那里,身子单薄娇小、无依无靠的样子很令人心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倾城看着她无助的样子,心里突然便萌生出保护她一生一世的想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两人在桃花阵中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请拭目以待哈!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