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被雇主盯上肿么破

正文肆拾壹

[更新时间] 2019-01-12 18:37:55 [字数] 3241

气呼呼地从医院回来后我就没和许岩那家伙说过一句话,尽管他会有意无意得和我瞎掰扯几句,甚至会在乖乖做好晚饭后很热情召唤我,我都权当没有听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十点出头,窗子外面的马路上明显寂静许多,书房里的落地台灯亮着光陪在我身后。我刚忙完职工简历归档后打算趴在书桌上小憩一会,距离学校开业还不到两周时间,人员配备上面我得加紧储备了,想着应该还算来得及。许岩则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打游戏,他已经很习惯这种相处模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点多...十点多...白天李谨彻是说要几点去来着?我往口袋里掏了掏,找出那个纸条,把上面的每个字每个笔画都反复观察了许久。我要不要去呢?去了又能怎样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你这么晚上哪去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菖蒲路7号,怎么像是个酒吧?外观看上去,倒不是那种劲爆的酒吧,里头并没有传出轰隆轰隆的声响。门口也不见三五成群喝醉酒的人,更不见迎宾泊车的侍应生。三层高的小楼独自直立在这文化创意园中,要不是有文字指引的话,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里头竟还会有个酒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里头光线灰暗,让我的眼睛一时间还不大能适应,大约过了三四秒后,我才稍稍能看清里头的模样。它的存在更像是深夜小酒馆,没有餐桌也没有卡座,中间站着的两名调酒师是由边长大约五米以上的正方形围圈起来。在这个正方形的吧台上酒客就像是商量好似的间隔坐着,因为灯光的缘故,很难看清坐在吧台边上的都有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轻轻绕到侧边的吧台上寻了个座位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点什么?”调酒师的目光没有转向我,大概是听见了椅子挪动的声响才会开口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格兰酒,谢谢。”我歪着头张望,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脸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将盛着啤酒的水晶玻璃杯放置在我面前,轻声问道:“找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没...就看看。”我缩回脖子,正好对上调酒师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的印象中,在酒馆工作的一般都是年轻小伙子,但眼前这位调酒师看上去足有三十五岁以上。射灯正好照在他的脸庞上,稀疏的胡茬尽显沧桑,眯着眼睛的时候可以清晰看见他眼角的鱼尾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次来吧?”借着调酒的空档他和我搭起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点点头应声道:“嗯。”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十点五十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这找人可不太好找,不过倒是可以帮你排解排解情绪。”看来他是笃定了我是找人来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排解?”我将杯中酒一口吞下,听着冰块撞击杯壁的声音,很是清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再一次眯着眼睛对我说:“不妨说说你心中的不愉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倾诉的确是件很好的排解方式,但是它并不适用于我,因为我内心矛盾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跟别说是对个外人去倾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见右手边的吧台边有椅子挪动的声音,我再次看了看时间,十一点零五分,我往右边挪了几个位置,正坐在直角处好一探究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照老样子?”说话的还是刚才那个调酒师,看样子是认识刚落座的顾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侧着身子望过去,上身衬衫的袖子被随意地推至小手臂处,白色的衬衫在昏暗下格外惹人醒目,下身穿得应该是深灰色的西装裤。看不太清那深棕色的头发,他的身体就算是坐在没有靠背的吧台椅上依旧将背挺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调酒师递给他了杯没有加冰的曼哈顿,它的口感强烈而直接,不下几杯就可以让人忘却身处何地。毫无疑问,他是过来买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用酒杯轻触吧台上方,示意调酒师再给来上一杯。我此刻并没打算上前去,只是默默坐在吧台直角处垂直地望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他扬起玻璃杯将杯中酒灌了下去,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还没等酒全饮尽,调酒师又拿了杯同样的曼哈顿放置在他手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灯光实在太暗,就算我瞪足了眼睛也瞧不见他的面部表情。“怎么?你认识他?”估计是我的动作太过招摇,引来了调酒师的询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我抿着嘴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走到我面前,边擦拭着酒杯边低头轻声对我说:“每个星期五的晚上,他都会来这喝完五杯曼哈顿就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杯?!”我惊讶到差点呼出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说是五杯了,按照我这还算可以的酒量来说能喝下三杯纯的曼哈顿都算是很了不起的。他这是不打算要胃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很淡定地点点头,仿佛这是件稀疏平常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继续盯着杜衡看着,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自顾自地灌下三杯高度数的鸡尾酒,不能再让他这么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快速走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腕朝酒馆外面走去,酒精的催化下使得他走起来路来有些踉跄。可是我此刻根本顾不上这么多了,我只想让他离开那个阴暗的地方,好似那个地方多待上一秒钟都会使人想要醉死在里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离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出酒馆没几步,谁知杜衡手臂用力往回拉就将我圈在了怀里,他的身上无论何时都冒着热气,我闻到雨后草地上溢出来的青草味混在衣服洁净的味道里的体香。原本只能在他肩膀处的我如今只要稍微垫下脚就可以触及到他的额头,杜衡把我勒得很紧,紧到我必须拼命呼吸才不至于断过气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正低着头把酒气均匀地呼在我的耳朵旁呢喃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一刻,我才知晓到用尽七年时间,费尽心思筑建起的围墙瞬间便桑落瓦解,就算心里再不愿面对他的我也想要请求时光可以流逝地慢一点,再慢一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衡,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下巴刚好架在他的肩上,贪婪地呼吸着曾经在我的脑海里回味过上千遍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怎的,估计是杜衡听见了有人在回应他,使劲地将我从他怀里推了出去,那是我从未感受过得力道。我又看见了他那令人琢磨不透的眼眸,嘴唇在微微张合着,脸上透露着不可思议四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尝试着向他靠近,可他下意识地不断往后退去,边退边问:“尚正?你怎么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他还以为我人在加拿大,怪不得,会是这样的神情。我长舒一口气道:“回来有段日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借助着昏黄的路灯,杜衡在确定了自己没有产生幻觉后停止了后退的动作,语气也回复如常道:“你怎么会在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耸了耸肩回答他:“如果我说是碰巧路过的,你信吗?”既然李谨彻没有把我回国的事情告诉他的好哥哥,那我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把他给供出来,只好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衡用力的甩了甩头,辛辣的威士忌正在慢慢地占领他的大脑,那种感觉,我深有体会。我曾以为喝酒这玩意,就得彻底喝断片,大不了明天醒来不舒服但也好过今天痛苦的睡不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送你回家吧?”我伸出手来想要接住他那有些摇晃的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衡猛地抬起头看着我,突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想要放下来的双手也停留在半空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手上的戒指卸掉了?”很明显,我能听见他带着讥讽的问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次不是你说不要再戴着嘛。”我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尚正!你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听话了?!”杜衡朝我大声吼道,磁性的声线在空荡的街道上产生回音。还好是在深夜,又是在文化创意园里,要不以他这样的分贝肯定要被人拍上网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是送你回家吧。”我再次试图去搀扶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生硬地甩开了我的手,开始解白色衬衫的扣子,从上至下。什么情况?虽然这是在深夜,但也不能在外头脱衣服吧?有这么热吗?就在他将上衣解到第三颗扣子后露出那麦色的肌肤,我感觉顷刻间脑子里被强行塞满了的石头,让我动弹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没有阳光,仅凭借着路灯也足以映照在铂金戒指的切割面上。它被保护的很好,没有一点磕碰的痕迹,就如同它刚成型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把戒指用黑色的粗绳系好挂在脖子上,那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愣愣地说不出话,下意识用食指就扣拇指的指甲盖轮廓。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早就将其扔掉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七年来,我时常问自己,到底是不是痴心错付,我也始终相信,我们两个之间总有一个人会后悔的。”杜衡缓缓朝着僵硬在原地的我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是我后悔了。”他用左手手指触碰着我的脸颊,右手的宽厚手掌抚摸着我的黑短发。话语语气很轻柔,让人想要深陷其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悔相信那个20岁的男生脸上笑靥是真心的。”杜衡松开了我,眼神中充满迷茫,那是我从未见过的迷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衡......”我咽了口唾沫,声音略微沙哑的叫着他的名字。我现在脑子僵化的很,找不到任何词语可以在这时派上用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理会我的叫唤,径直从我面前走过去。我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步履维艰,腰杆却依旧挺直。只是见他摘掉了脖子上的那枚戒指,再将白色衬衫上扣子一一系好,由下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追上去,或许是出于心中的内疚,又或许是内心的怯懦,那份只有在杜衡面前才会出现的怯懦。我忍不住苦笑着,半年前还心安理得认为是他先舍弃承诺的,没想到到头来居然会是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