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困无名地
作者:仿伦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18-10-19 11:57:18 全文阅读

那一抱,杨以凡似乎是抱着自己的全世界,林清浅仿佛沉浸在自己的全世界。可能这就是爱情刚萌芽的时候的样子。

林清浅看着十分吃力地抱着自己的杨以凡,她知道她确确实实需要好好减减体重了。还没等林清浅开口说什么,杨以凡就说道。

“林清浅!”

“嗯?”

“你真的重死了!”

“啊~不好意思,老板!要不你放我下来吧。”

“少废话吧!除了我估计没有人能抱的动你了。”

“噢~不不不!”

“怎么?不是吗?”

“小时候,我爸爸也这样抱着我呢?”

杨以凡笑了笑,微微低头看着林清浅,林清浅的目光在和杨以凡的目光交集时她的脸已经红到了极限,在那一霎那间她似乎想象到自己以后走在婚礼的红毯上是怎样的感觉。杨以凡可顾不上她的想象,不耐烦地说道。

“林清浅,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还不下来!”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杨以凡已经抱着林清浅跑到了桥的下面,林清浅也赶紧从她不舍得温暖中拔凉而出。看着雷鸣在地上留下的字杨以凡秒懂是什么意思,只剩下临清前在那边胡思乱想。

“好了!别想了!以你的智商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的!跟我走就对了!”

林清浅乖乖的点了点头,紧跟着杨以凡向桥后面的山林走去。

大力和强子还在水稻田之中奋力向前进,他们虽然正值血气方刚但还是和接受过特种兵训练的杨以凡差了点,等他们走到桥下面的时候,杨以凡和林清浅早就不见了踪影。

大力正坐在桥墩子上气喘吁吁的休息,强子上就给大力的后脑勺来了一下子说道。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呀!你小子到嘴的肉让你这么给放走了是吗?”

“啊~哥~人家有男人了!”大力一脸无辜地对强子说道。

“你是不是傻啊?那女的是她助理!”

“啊?不是吧!助理还要抱抱吗?”

“你呀你!气死我算了!哎!啧啧~对呀!助理需要抱抱吗?哈哈哈哈哈”

“哥,你笑啥呢?人都走了你还笑!”

“嘛呀?说嘛!笑啥笑,哼!等会你就知道我笑啥笑。”

“是吗?”

“我告诉你大力,只要抓住了那个女人咱们就可以要多少钱有多少钱了。”

“我不要钱,我只要个媳妇。”大力娇羞地说道。

“傻弟弟,行啊!”

“好呀!哥哥!”

大力一把握住强子伸出去的手,叫上后面几个洗车的兄弟也冲进山林去抓临清前和杨以凡。

太阳渐渐落下山来,乡村的小路安静极了,这时树林里开始争相喧闹,沉默许久的夜间动物开始了它们前所未有的夜生活。

“嗷嗷~”夜间的狼少年要开始去寻找他心仪的姑娘了。

林清浅听见狼叫声吓得一哆嗦猛地抓紧了杨以凡的衣角,为什么只是衣角呢?因为别的地方她也不敢去抓。

“林清浅,你不会这么胆小吧?”杨以凡幸灾乐祸地说道。

“大老板,不怕才怪呢!我可不想被狼给吃掉!我还想再活五百年呢!”林清浅委屈的说道。

杨一帆伸出自己的左手对临清前说:“我数到三,你要是没牵到的话我就不管你了!”

“好”

“1!”

话音刚落,林清浅立马把手搭上杨以凡的手没有一丝的迟疑,杨以凡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使劲地拽了林清浅一把说道。

“林清浅,你牵过我手这件事情还有咱们在这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准给别人提起知道吗?”

“嗯~知道了。”林清浅心想着莫不是怕他那美丽的苏瑾韵小姐误会不成,还真是情比金坚啊!

“林清浅!你是笨蛋吗?”

“啊?为什么这么说!”

“看来你是笨蛋到极致了!”杨以凡不耐烦地说道。

林清浅没有说到不敢反驳什么,但是她想可能是自己哪句话没有说到老板的心坎里面大概有激怒了他吧,真是伴君如伴虎呀~

杨以凡心中有一丝不悦,他使劲地拽住林清浅拼命地向前跑,似乎是要给他一些教训尝尝,林清浅那里经得住这样的折磨不一会就上气不接下气了,但是她不敢轻易对杨以凡这个脾气不定地大老板提出拒绝的意思所以一直在努力的配合着,直到不知是哪里来的绊子夹住了她的腿把她绊倒了。

杨以凡猛地被林清浅甩了一下他以为林清浅只是摔倒了于是他的内心想了一个绝好的恶作剧来整他。他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毅然决然地向前走去,实际上林清浅地脚被夹子夹的流了很多血,她带着哭腔对杨以凡说道。

“老板~我好像被什么夹到了,好疼呀?”

杨以凡以为那是林清浅再求自己。

“林清浅,你少在那里装死啊!”

林清浅眼泪聚下地说:“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夹到了,好疼呀!呜呜呜~”

杨以凡看到林清浅哭得那么惨突然意识到可能真的自己错怪了她,于是他赶紧跑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杨以凡用打火机点燃了一堆枯树干才看到原来林清浅不小心被猎户捕兔子的猎器给夹到了,他用手稍微动了动夹子,林清浅连连叫疼,杨以凡冲着那微弱的火光看到林清浅脸上还没有挥发干的眼泪,他似乎有一些心疼,抬起手想要替她将那泪水抹去,就在这个时候,林清浅又断断续续的叫疼。

杨以凡回过神来对她说:“我帮你把这个夹子撑开,然后你就赶紧抬脚出来知道吗?”

林清浅没有说话只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杨以凡大概看了看夹子的边边里里,也没有做太多的多余的动作就伸手使劲将夹子撑开,林清浅赶紧趁机把脚抬了出来,杨以凡将夹子扔的远远的,抬起林轻浅的脚说道。

“如果这个伤口不及时处理的话很有可能感染,但时候就有大麻烦了。”

这句话可是把临清钱给吓得不轻,她弱弱地问:“那现在该怎么办呀?”

杨以凡笑了笑说:“林清浅!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是吗?”

林清浅哭着对杨以凡说:“老板,我一直都特别害怕!我好害怕自己变成残疾人,我不想那样!老板,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杨以凡看着林清浅说:“就你可以啊!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啊!”

临清前呆呆地看着杨一凡说:“什么条件?”

“帮我对付苏瑾韵!”

“啊?对付老板娘?”

“林清浅,谁告诉你他是老板娘的呀!”

“不是吗?”

“你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到时候听我的就是,要不然我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喂野狼。”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这才乖~”杨以凡抚摸着林清浅的头说。

“你!嗯嗯~”

林清浅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杨以凡堵住了嘴,林清浅也不敢多说什么。杨以凡轻轻地把她的伤口用水冲掉,然后将自己衬衫的一角撕扯下来给她包扎,不得不说这样的包扎手法是有做医生的潜力的。

林清浅从未看见过如此认真做事的杨以凡,在静止的空间之内杨以凡的每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变成了温柔的毒药,而林清浅正在接近于慢性中毒。

“哎!看够了没有!”杨一帆邪魅一笑道。

“没有~”林清浅痴痴的说道。

“啊!什么?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老板!”

“那你是那个意思啊?”

“不是,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很深切了哦~”

“好吧!老板!”

杨以凡看着林清浅说:“就在今晚,你别叫我老板了,咱们以一次朋友的身份聊聊天!”

林清浅看了看杨以凡的说道:“啊?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先来说吧!”

林清浅似乎做好了一个听故事人的身份早早地进入了个状态。

“其实现在你所看到的这一切我所拥有的都不是我想要的!”

林清浅痴痴的看着杨以凡,她没想到原来他竟然是这样的。

“是不是很好奇?我这样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好的运气?看上去似乎过得比任何一个人都成功但其实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过得好!”

“老板,不能这样说的!”

“嘘嘘~让我说完,其实我最喜欢的生活状态是扛着我的摄像机就这世间一切的美好,秋天的一片落叶,冬天的一个脚印,夏天的大海,春天的风~但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到了!都做不到了!”

“老板~”

“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我根本就分辨不出天空和大地的颜色。我根本不知道眼中的天空的颜色会不会是别人眼中大海的颜色!你说可不可笑!哈哈哈~”

“老板,你看不见颜色吗?”林清浅弱弱地问。

“哼!我不是看不到颜色是会错乱!”

“不就是色盲呗!”林清浅心里想说。

“对,你想的没错。我就是,可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我滴个天呐!老板竟然能够才到我的内心独白!太可怕!太可怕!太可怕了!”林清浅的内心独白。

“清浅,我不信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一切。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老板~”

杨以凡抬起头45度仰望天空,他知道那是他的梦想,他的梦想不在脚下而是在远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