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想在这里占便宜,没门
作者:芷蝶如萱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18-10-02 20:32:25 全文阅读

玉芙由不得让她继续这样打下去,立刻给身后跟来的两个侍卫使了个眼色。

当即两人从左右两边靠近玉紫萱,伸手直接扣住她的手臂,想要将她整个人架起来。

他们的确低估了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女子,所以属于防备,直接被玉紫萱抬腿用膝盖顶上小腹,狠狠的往命门踹去。

“啊!”其中一个吃痛松开手,往后连退了四、五步。

一只手恢复自由的玉紫萱,趁着另一个侍卫分神之际,手肘对着他的脖颈就狠狠一撞。

“哎哟。”

这一下用的是巧劲,打的他脖子扭到,整个人撞上了一旁的花坛,直接翻了进去。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轻松撂倒两个侍卫,直接让其他围观的人,对这个六小姐的能力再一次刷新了印象。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回来。”没能好好收拾她,让她当中难堪,玉芙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但她心中更害怕的是,这个小贱种活着从竹林里回来,万一到父亲的面前胡言乱语怎么办?

父亲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后院里的事情虽然不过问,但这一次她为了灭口,直接烧了整片林子,里面还有不少父亲养的爱宠。

追究起来,就算她又母亲护着,也免不了受责罚。

她敛起眼底恶毒的嫉恨,挑眉冷然道:“六妹,看来你是从小在外面长大,所以性子野的一点都不服管教呢,可你别忘了,你是要嫁去将军府的人,若是这幅脾性迟早是要丢了相府的颜面的,到时候将军府的人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

见玉紫萱没开口反驳,以为是她怕了,便胆子也大了些,走到了她的面前,趾高气昂道:“长姐愿意教你,你还不感恩戴德的跪下道谢?”

说罢,她双手环抱着等玉紫萱跪在她面前求饶。

可良久眼前的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心中顿然窜起一股火气来。

这该死的小贱种是在戏弄她!

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唱独角戏,让旁人看她的笑话!

气的她扬手就往玉紫萱的脸上甩去,今天必须得亲自给这个小贱种一点颜色瞧瞧。

她认定玉紫萱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对自己这个嫡长姐动手。

可手掌还没甩上去,手腕处就传来一阵刺骨的巨痛。

疼得她娇容失色,想要抽回手,却被玉紫萱死死扣住了。

“贱人,你疯了吗,还不快松手啊!”玉芙怒声骂着,可手上的力道更了。

贴身伺候玉芙的婢女红湘吓坏了,赶忙上前去掰她的手:“六小姐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的手松开!”

见她迟迟不松开,红湘气恼的大喊:“你们几个都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六小姐拉开!”

话音未落,其他几个长房屋里的丫鬟都跑上前来。

玉紫萱随即一把将还在拼命挣扎的玉芙,往红湘的身上顺势一推。

啪!

刚刚没甩在玉紫萱脸上的那巴掌,这下直接打在了红湘的脸上。

红湘直接被打的脸肿了起来,就连最里面的一颗牙齿都松动混着血,吐到了地上。

要不是有其他丫鬟及时拉住,她和玉芙要一起摔倒在地。

“大小姐你没事吧?”

“大小姐,您的手……”

玉芙看到自己的手腕被抓的红起了一大片,怒极了一脚踹在离她最近的那股丫鬟腿上:“一个个的都是废物!”

“来人,把六小姐给我绑起来关进祠堂里去,让她好好反省,什么是礼教,什么是尊卑!”

院落里外一共六名侍卫,虽然拿着绳索,可有了前车之鉴,没有直接动手。

“六小姐也是府里的小主子,奴才们跟主子动手实在不合规矩,所以还请六小姐自己移步去祠堂吧?”

玉紫萱冷笑嘲弄道:“大夫人还健在呢,怎么就轮到大姐来代为管教府里其他的小姐了?”

“你敢咒娘亲,反了你了!”这张让人厌恶的灵牙利嘴,玉芙恨不能直接撕了她。

要不是一连两次都没能弄死这个小贱种的话,哪儿还用得着在这里浪费时间折腾!

她知道玉紫萱一定不会乖乖去祠堂,但这不要紧,她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跟六妹一起被接来相府的那位姑姑应该不止皮外伤而已吧?”

这话倒是让玉紫萱回想起来,给方琴姑姑把脉的时候,确实感觉到脉细紊乱,不同寻常。

当时情况紧急,她没有仔细检查清楚。

但现在玉芙突然提起这件事,难道……

“你给方琴姑姑吃了什么?”

“六妹紧张什么,不过是能让人生不如死的蛊丹而已,若是你乖乖听话,那位姑姑或许还能活着,但若是你继续跟我作对,受苦的可是她。”

虽然玉紫萱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若是用毒的话,她精通药理,倒是不怕。

但没想到她手里居然还有蛊丹这种污秽玩意儿。

她虽然没研究过蛊丹,可也听自己的老师说过,蛊丹最可怕的是一旦服下,蛊虫就会以人的精血来饲养。

等于是慢性死亡。

除非找到蛊母,才能把蛊虫从身体内引出来,才有机会活命。

就凭玉芙的智商,一定是想不出这种两全能致人以死地的办法。

那么在她背后出谋划策的,只有谢氏了。

她绝对不会让这对恶毒母女如愿。

不就是去祠堂么?

暂时拖延住时间,等她找到蛊母,救下方琴姑姑的命,再好好同她们清算这笔账。

“好,我去,带路吧。”

玉芙看到她妥协的样子,心里舒畅不少,阴狠的目光紧盯着她。

等去了祠堂,还想活着出来?

“小姐……不要,别跟他们去!”方琴跌跌撞撞的推门冲了出来,着急的在人群里寻找玉紫萱。

她没能照顾好玉紫萱已经非常自责了,怎么能够再成为拖累,让相府里这些魔鬼任意践踏!

玉紫萱转身快步上前,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蹙眉道:“姑姑,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奴婢的命不值钱,小姐不该忘了自己真正该做的事情!”方琴紧握住她的手,眼眶里满是泪水。

这欲言又止的样子,让玉紫萱觉得奇怪。

身后玉芙早已没了耐心,催促道:“六妹,再拖下去,她是必死无疑的。”

“不要。”方琴生怕她会为了自己做出牺牲,急忙压低了声音,趴在她的肩膀处,低声道:“其实在被接回相府之前,奴婢就已经经常咳血,这身子油尽灯枯,不值得小姐费心,但在奴婢死之前,有几件事情,必须交代给小姐,否则无颜再去见夫人了。”

“姑姑。”玉紫萱明显感觉到,这身体本能的涌上一股悲恸的情绪。

她知道原主一定跟方琴姑姑感情深厚,所以才会有这样感应。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方琴这么坚持一定有她的理由,最后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留了下来,把人扶回房间。

屋外,依旧能听到玉芙恼怒的斥责声,她充耳不闻,倒了一杯温水,送到方琴的唇边。

干燥的唇抿了一口,艰难的咽下后,才缓缓开口道:“小姐,如今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奴婢也该告诉你了。”

“其实我也想问姑姑之前所提冰家的仇是什么?”

“其实小姐的生母并非相爷的妾侍,而是当初北国国师的嫡长女冰灵。”

“北国有过国师么?”玉紫萱所承载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些。

“曾经有过,可全都因为当今的相爷玉鸿才,冰氏一族足足一百零八口人,全都被彻底灭门了。”忆起往昔,方琴的目光中满是仇怨:“冰家每一个嫡长女都要接任北国圣女,肩负着为北国预测祸福和祈求风调雨顺的责任。”

“圣女从出生那一刻身上会带有天生的火焰印记,也就代表圣女天生是神的人,必须冰清玉洁,守身如玉。”

“只可惜你的亲娘冰灵天性单纯,在一次祈雨中与玉鸿才相遇,玉鸿才觊觎冰灵的美貌和冰家的势力,费尽心思终于得到了冰灵的真心,而天真的冰灵也将冰家最大的秘密告诉了玉鸿才。”

“一切的噩梦就此开始。”

原来,冰家祖先当初潜心修仙,但为了救受天灾的百姓而失了性命,冰家积善德福的行为得到仙人庇佑,送了一株云魂草,保佑冰家后代不受疾苦。

玉鸿才为了往上爬,得到更多的权利,他知道,如果能把云魂草送给皇帝,就可以青云直上,于是假意要和冰灵私奔,实则在冰灵逃离圣女祭坛之后告发,并且诋毁冰灵跟当时的相爷悠然,皇帝震怒,担心北国会被神降罚灾厄,将国师和相爷两家满门抄斩后,下了死令,不允许北国中任何人再提及此事,又把先上云魂草的玉鸿才封为丞相。

当时冰灵在狱中发现已经怀有身孕,她悲愤交加想要自刎,被玉鸿才阻止,将冰灵掉包带走后,等到冰灵产下女儿,确定玉紫萱身上也有印记后,将正好在相府里同时生完孩子的六小姐掉包杀死,只留下了玉紫萱。

“云魂草……”这不就是玉紫萱穿越来到这里的契机吗?

那个声音所说的家族仇恨,以及方琴姑姑刚刚说的故事,不谋而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