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赌
作者:员儿  |  字数:3562  |  更新时间:2018-10-18 12:28:54 全文阅读

好了,聊完了老孟还要接着上面的话往下说。

小天儿、涛儿、老孟三人开局儿,沙发上坐满了观众。以前他们开局儿的时候,我也没见有如此场面啊。“怎么今天突然就这么多人啊?”我正纳闷儿呢,韩哥回来了。

一进球厅韩哥就笑了,“唉,天儿、涛儿、老孟,看看看看,还是你们的面子大啊,只要你仨一开战,那看点不比世界级的锦标赛差啊……”

“韩老板这喜得一子,啥时候请我们吃饭啊?我们这红包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儿子认干爹呢……”他们一见面就喜欢开几句玩笑。

和他们寒暄过后,韩哥走进吧台。看到我依然坐在吧台没走,韩哥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一开心俩人就聊了起来。刚好我有一肚子的疑问正求有个人解答呢。

虽然很好奇,但我也不能直接张口就问。只能在聊天中引着韩哥聊自己好奇的内容。韩哥不知道是因为开心还是本身就那么能聊,这话说起来就刹不住了。

“你知道为啥今天观众那么多吗?”

我一脸疑问的摇了摇头。

“在咱们京州市打台球叫得上名的有三个,涛儿、天儿和方川。涛儿和天儿在咱球厅玩儿,方川在另一个球厅玩儿。涛儿是咱老乡,人称‘汉阳第一杆’,天儿那球感认真玩起来就不用说了,打台球按照一定程度和标准分为A、B、C三个级别,涛儿和天儿绝对的A级选手,老孟要是发挥得好跟他俩也差不了哪去,所以只要他们仨一开战,那些人一准围上去……”韩哥一脸骄傲的说。

“小天儿这长的帅也就算了,真没想到小天儿打台球竟然那么厉害,典型的A级选手,我的天儿啊……”我一脸崇拜的看着小天儿心里感叹道。随之而来的是,小天儿在我心里又多了一道道光环。

体育生出身的我,天生那种竞技感和荣誉感就特别的强,对每个能在某个项目里做到顶级的人特别崇拜。韩哥的话,让本就对小天儿心存好感的我一下就上升到了崇拜痴迷的状态。

趁韩哥说的正起兴时,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假装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韩哥,我看他们每次开局儿前都要查扑克牌,然后打球的时候还相互交来交去这是为什么呀?这是什么玩法?”

“还什么玩法,我说你这孩子还真善良,台球打到他们这种级别,单纯的玩儿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我这些朋友来这是因为他们都喜欢赌,扑克牌是他们赌台球的砝码……”不知为什么,韩哥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变得有些语重心长。

“赌”字当头,我难免心里一惊。

“有钱人的世界,有钱人自己的生活方式,都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对他们来说这也无非就是一种娱乐放松方式罢了,对平民百姓来说是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

一时间我虽然理解韩哥所说的这种因果关系,但还是很难完全接受小天儿喜欢赌的事实。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起来。

“昨天下午谁在这开局儿来着?江帆来没来?”韩哥为打破这突然变冷的局面,话锋一转便向我问道。

“江帆是不是那个烟酒嗓儿的男生?”我反问道。

“烟酒嗓儿?”韩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在球厅从没有人以烟酒嗓称呼过谁。

“就那个说话烟酒嗓儿那男生……”

转念一想,韩哥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噢,你说那个说话烟酒嗓的那个啊,那不是江帆。”

“那烟酒嗓儿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呀?”这么一提起来,我还真是有些好奇。

“你说的那个是阿泽,京州典型的拆二代,家里巨有钱,才是个传奇的主呢。”韩哥笑着回答道。

我隐隐感觉到这个台球厅还真就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原来这球厅里面的道道那么多,藏龙卧虎,鱼龙混杂,就像电视里演的那些黑色地带一样。但令我感觉到的并不是害怕,更多的是好奇,“对这个表面开放透明实则却是赌场性质的台球厅感到好奇;对经常来这里赌台球的每个人感到好奇,对某些人的传奇人生感到好奇……

这些好奇感更加坚定了我一定要留在球厅的决心。

也就是从那开始,我就一步步陷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深渊……

为了能看懂战局,我连着在宿舍作了好几晚的功课。对台球从毫无兴趣到情绪高涨,从一无所知到颇有见解。

球厅闲暇之时,我也经常拿起球杆小试两下。冲我对台球这精神,以及体育人对体育项目特有的灵透性。韩哥觉得我是个可造之材,还说要收我为徒,好好培养呢。

有了韩哥的鼓励,我对学好台球变得更加有信心了。

几天下来我从站姿到握杆再到瞄准击球已经做的像模像样了。韩哥的那些朋友见到这吧台的小丫头进步这么快,还夸奖了一番呢。我也借此和那些韩哥的朋友有了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

凭着那股机灵劲儿,我一个星期不到就将工作由陌生转化为了手到擒来,对于各种状况都能应付自如。对于经常光临的韩哥的那些朋友,我也都已经差不多认全了,差不多也都摸清了他们的脾性,应对起来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份胆怯与陌生。

直到现在都没肯仔细的介绍过小天儿,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也不知道要从那结束,不想以我个人角度给他这个人下定义,也不想过多地去评价他,更甚至我都不想回忆起他,因为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噩梦。

还是接着讲故事吧,如果单单只聊起小天儿,那故事我就不写了,小天儿这个人我们还是从故事中进一步认识他吧。

接着上边的故事往下说,那时的我特别感谢上天,感谢上天能够将那么神似童辉的一个人派到我身边,感谢上天在我有生之年让我能在与童辉重逢,哪怕只是一个神似的替代品。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就是童辉的安排,是他找了一个化身来我身边。

所以那个时候我每天生活的动力就是去球厅上班能见到小天儿,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上班见到小天儿的那几个小时才是我最开心的时光,只有见到小天儿的那几个小时我才觉得我是活着的。在球厅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但只要我能看见他我就觉得踏实安静。

球厅每天都人来人往,韩哥的那些朋友隔三差五的就来赌几局球,今天他来,明天又换一班,反正每天都很热闹。这些朋友中有几个我还是比较熟的,关系还算不错,他们都是有故事的有钱人,后面我会仔细介绍。

在球厅永远最不愁见不着的就是老孟和小天儿了,他俩都住在球厅,与老孟不同的是,小天儿也不是天天都住在球厅,他隔三差五会回家,也有时候会隔个几天不来球厅,但从不超过一个星期。

那天小天儿接了个电话说下午有事跟韩哥打了个招呼就走了。韩哥正好和我坐在吧台,小天儿出了球厅门,不知怎的我和韩哥就讨论起来了小天儿。韩哥说起小天儿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说实话,球厅这些人里,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小天儿了。”

听了韩哥这话我一脸震惊,假装表面不在意实则内心很认真地问他,“为什么?我看你对小天儿可比对其他人都要好呀!”

韩哥之所以对小天儿那么好是因为小天儿的影响力,以小天儿在台球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小天儿在哪个球厅,都会给哪个球厅带来想象不到的收益。小天儿以前本来是和方川在另一个球厅玩的,只有涛儿一个人在韩哥的球厅玩,小天儿和方川一组局儿就会将涛儿叫去另一个球厅。涛儿一走韩哥的球厅就更没什么看点了,连那些朋友也很少来了,毕竟他们也喜欢观战A级选手之间的切磋,也好学习学习打球的思路和技巧。韩哥一看这形势害怕了,说不好听的,小天儿其实就是他花钱买过来的。小天儿在韩哥的球厅里赌台球,赢了算自己的,输了算韩哥的。小天儿的到来再加上涛儿,三名大将韩哥球厅占了两个,生意一下就火爆起来。这些也都是韩哥后来才告诉我的。

作为一个生意人,韩哥这么做也不难理解,难以理解的是小天竟是韩哥花钱买他到这的。但听了韩哥下面的话,难以理解的问题也瞬间不难理解了。

“小天儿不是个富二代么?他不缺钱吧?”

“小天儿是个富二代?你逗我的吧?像陈泽、江帆、大鹏等等他们几个是家里底儿厚,小天儿别说有钱了,他不欠钱就不错了。”

为什么看不起小天儿,上面韩哥后来告诉我的那些东西是一个重要原因,其实还有些别的原因。

“都三十岁的人了,别说成家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就知道瞎混,连一个班也不上……”

“什么”,“什么?小天儿多大了?三十岁?我不相信!”

“小天儿都确实已经三十岁了,小天儿他比我还大一岁呢,只是小天看着比较年轻而以。”

好吧,缓了缓我那被刚刚撞击的小心灵,三十岁我勉强信了。

三十岁比韩哥还要大一岁呢,韩哥都是俩孩子的父亲了,“小天儿这都三十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明摆着其中肯定是有故事啊。”

“那肯定呀!小天儿本来有个特别有钱的女朋友,小天儿不珍惜……”韩哥刚提了一个头就被人叫了出去。

我也没有再追问什么,因为这些信息量就让我足足消化了好几天。

“都三十岁了还没女朋友肯定是受了伤的,这中间一定有故事……”

不过当时知道他没女朋友我还傻傻的开心了好多天。

当我了解到这些后再次面对小天儿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似苦非苦,似酸又非酸……总而言之就是非常难受。虽然知道小天儿为了钱不惜出卖自己的价值之后,我并没有像韩哥一样看不起他,相反我特别想抱抱他,我觉得他一定活的很累,甚至是痛苦。一时间想要帮他改变的想法涌上心头。

因为小天儿和别人不一样,谁都可以堕落,但唯独就是小天儿不行,我怎么可以容忍我的童辉拥有一个这样的人生。所以我好想改变他,从中拉他一把,将他从这种自甘堕落的生活中拉出来,希望他能看得见光,感受得到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有一个阳光温暖的生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