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西湖的同居生活
作者:呈禾  |  字数:2746  |  更新时间:2018-08-14 21:48:26 全文阅读

老太太在看着我喝完药才走。

启齐看着我裹着白纱布的头一阵猛笑:

“磕一次就算了怎么还磕上瘾了,皇阿玛才指婚没多久你们俩就掐架,现在你又把自己磕破了相,说实话,你是不是不想嫁?”

“你再笑话我一次我就让你也破相!”我横眉瞪眼的样子没得唬住他倒是惹哭了启瑾,他嘤嘤的就哭了起来。

“瑾姐姐要是没了启瑾就没姐姐了!”

“瞎说,你皇姐可多着呢!”启齐也是被他的哭声的一愣。屋子另一边,启阁盯着太医开完方子,完后又叫人进来按方子抓药后才朝我们这边来。

“五哥,你的福晋你看着呀,晚点皇阿玛会找我问功课,我先回去啦!”启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顺便还领走了哭鼻子启瑾。在启瑾的心里,我等于是他的亲姐姐吧。

这孩子,真性情啊。

喜儿见状也找了个由头走了,这帮人都太会腾地方,留空间给我们培养感情是吧,我是要把他打我的事情问问清楚!

我瞪着启阁,启阁直接忽略我的眼神,一点儿不避讳直接挨我床边上坐着了。抬起手要去探我的额头,我下意识的躲,却被他拉住了胳膊。他的手轻轻的盖在我裹着纱布的额头,问我:

“疼么?”

“疼。”

“知道疼,你还又去撞。”

你丫看着我撞了?当时是有个男声叫我来着,那不成是他?

“你怎么知道是我去撞的?”

“小太监看见的,没拦住你。”原本盖在额头上的手往下又贴了贴我的脸:一脸关切:

“不要发烧才好。太医说了,往后要静养。”

小样,假关心。我扒开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我去找你赔礼道歉呀,你在睡觉,我就四处转转喽。”

“道歉?”

从表情上看的出,他挺意外的。

“他们都说那天,我把你给打了。然后你就落水了,阿哥所都回不了直接在雁西湖那里修养了。所以,我觉得自己下手挺严重的,所以就来给你道歉。”把话反过来说,不怕你反驳不讲真话!

“当时就我们俩在凉亭,你再好好想想。他们都只看到你磕到头,我落了水就说我们在打架。难不成二哥说的是真的,你当真磕了头忘了?”

“我,我没忘啊!如果你没打我,我眼角淤青怎么来的?”这货不上当呀!现在真相只有他知道,该怎样套他的话呢!

“皇阿玛的指婚很突然,我同样很意外。你若是不想嫁,改明儿我就去回禀皇阿玛,说你尚年幼,成婚怕是太快。但若你愿意嫁我,我自是愿意接你入府的。”

启阁一字一字的说,字字透着关切与深情,我习惯性的挑了挑眉,被打,与指婚有关?

“我都27……”不对,在这里我才十几岁的年纪。说年幼,不算夸张。“你的意思说是我自己把自己弄伤的?”

“你当真是什么都忘了?那日大家都散了,唯有我们俩在凉亭,你过来问我指婚的事情,我说我也什么都不清楚,然后你就自己往那假山上去撞,我过去拦你却被你推下了湖,我水性不好,被人救上来就得知你晕了过去。我只当是你不愿意嫁我。”

这种桥段,电视剧都写烂了好吗?

这原来的祈瑾,性子这么烈?不想嫁就去寻死,太极端了。

瞧着启阁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话,所谓的我和五阿哥打架,不过是一场不想嫁人的闹剧。而这场闹剧就直接导致了我穿越过来附身到祈瑾身上。这样的说法有点像是鬼魂附体,有点凉嗖嗖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原来的祈瑾一石头是给磕死了的,我穿越过来附到她身上的话,21世纪的我也是被那帮混蛋一酒瓶给磕死了?现代的我死了,那么,我回不去了?

看着我神情有点不对劲儿,启阁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手。

“瑾儿?”

“我回不去了。”我很丧气。

“回哪儿?”启阁问的很关切。

“回家。”说着我的眼泪就出来了。

“你想回南方?”

“我家在……”在未来,不是你们现在这个朝代。可是我又不知道怎样回去!眼泪止不住的流,启阁拿我没办法索性就把我抱在了他的怀里。

“瑾儿不怕,五哥在这里。”

“不怕,乖,”

“乖,五哥在呢。”

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梦里,我梦见齐明,真儿,还有爸爸妈妈,他们在我的遗像前哭的好伤心,而我被启阁拉着,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怎样都抓不住他们。

太医说我头部二次创伤后要静养,不能四处走,避免有后遗症。

我问有哪些后遗症,太医一秒不到就跪下了。启阁让他们出去候着,随即让屋里的人好生照看,他自己也跟了出去还把门也给关上了。我偷摸着凑到门前,小小的裂开一条缝,看见太医们跪了一地,给我诊脉的太医正在跟坐在石凳上的启阁汇报我的病况。启阁的神色不是很和善,我凑近了听,也没听到什么有效信息。其实就用猜的也能猜出一二,脑袋磕了,无非是脑震荡,失忆,又或者功能退化,痴呆……我去,还是好好静养吧,真痴呆了,就扯淡了。那天在雁西湖又撞了一次头之后我就直接在这儿养着了。老太太本来是打算接我回墨菊园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地就打消了那个念头,并且第二天就让嬷嬷帮我把生活用品搬过来了。

我头绑白纱布靠在门前的柱子上,看着嬷嬷和太监们一箱箱往我睡的屋里搬东西,心情很复杂啊。这处建筑群也不小啊,那么多房间,随便给我一间,怎么偏偏就让我住这儿了,十米开外的那间屋子就是启阁目前的卧室,换言之,我现在和启阁是住一个院儿的邻居。

正盯着他卧室的门看,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出来两个小太监之后,一身米白锦缎暗纹金线便袍的启阁出来了,抬眼就看见了我,第一反应就是扬起嘴角。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翻着白眼,他却已经走到我身前。

“昨晚睡的可好?”

又是摸我的脸。

可是,他抬手的瞬间有股好闻的香味。脸上是他微凉的体温 ,竟然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你体温偏低啊?”

我看着他,他下意识把手收了回去。

偏低就偏低嘛,你敏感个什么劲儿,倒像是我在欺负你。既然你关心了我一下,那我也关心一下你:

“吃早餐了吗?”

“还没,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备着。”

“我……”这可是古代啊,我说想吃豆浆油条炸酱面之类的会不会又要宣太医来看了?

“白粥吧。”

“还有其他想吃的吗?”

我摇摇头,他忙伸过手来把我的头扶住了:

“本来就磕伤了头,还摇头。”眼睛还看着我,却跟身后的小太监吩咐道:

“按照格格说的去备着吧。”

太监们撤了,我僵硬的把头从他的两只手中间移了出来。嬷嬷们东西也搬的差不多了,过来朝我,不对,是我们汇报情况。启阁点了点头,让人赏了她们。嬷嬷们领了赏,谢了恩才走。我走到院子里倒了杯水喝着:

“我可没钱还你刚才赏给她们的钱,着重强调一下,刚才是你自己说要赏她们的,与我无关。”

“是我说赏,自是与你无关。”

他跟在我身后,在院子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守在一旁的宫女端了一杯温水给他。

“别人都是喝茶,你为什么只喝水?”

“不是不喝,只是少喝罢了。”

“为什么?”

“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

我站着,他坐着。

我端着杯水,他也端着一杯水。

我看着他,他却看着手里的水杯。

我在等他回话,他却不再说话。

我往他手里的水杯瞅,里面什么都没有。

“不说算了。”

我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转身去问喜儿粥什么时候能煮好有些饿了,他浅浅的喝了一口手的水,微微笑着。刚才那个角度,在我问他那句“那,你喜欢什么?”的时候,水杯里刚好映着我身影。

启阁也说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感觉,反正在这一秒,心情很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