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天赐甜缘:王爷宠妻来种田

正文第一章 倒霉的穿越

[更新时间] 2018-06-05 15:31:47 [字数] 3023

什么鬼?怎么又重又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压了巨石,紧密的压迫感让她身子都快散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唦——”伴随着声音落下,她感觉身上又重了一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意识逐渐清明,依稀觉得自己是被人埋了,但又觉得这个想法有点荒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只不过去参加厨王争霸大赛,路上出了个车祸而已,怎么可能就会被人给埋土里的呢,现在这个年代,应该是火葬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杜清歌的感觉又很真实,不像是做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大感不妙,想要坐起呼救,告诉人她还没死呢,别再往她头上浇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她手下意识一动,突然脑子一阵剧痛,迫使她停下了动作,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听到了有人的说话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鬼天气,太阳都落了,还这么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说不是呢?这杜家二丫头也是,寻了这么个日子去死,这不是折腾我们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你也别这么说,怎么说都是一个族里的,那丫头还是你表侄女呢,也怪他老杜家做事不地道,好好的大闺女就许给了个痴儿,啧啧……”说话那人说到“痴儿”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明显轻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是村长家,他老杜家原来还想着用二丫头换个好处,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孙女儿死了,村长还能给他家好脸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里,杜清歌皱了皱眉,什么二丫头,村长家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从小就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哪来这些极品亲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没等她想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突然一声尖锐的女声把她拉回现实,似是一个妇人,哭着趴倒在她身上,边哭边喊着:“清歌,是娘对不住你,娘就不应该答应把你嫁去村长家,这样你也不会寻了短见,都是娘的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上了年纪,但是中气十足的老妇人怒喝:“丢人现眼的玩意,给我滚一边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哭嚎的妇人被吓得一噎,想着平日里也是被骂惯的,一时之间也不敢再喊,只是压抑着抽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呦,村长你看……”老妇人谄媚地朝着另一边说话,语气变化之快让杜清歌不免咋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这顿吵闹,铲土的几人也都停下了动作看好戏,杜清歌面前还盖着层破席子,不至于被泥土掩住口鼻,除了刚醒来身子还有些发麻,其他倒也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要下雨了,早些回去吧!哼!”村长家的痴呆儿子好不容易能娶上媳妇,给他家开枝散叶,谁知道杜家二丫头在婚前三天上吊死了,这不是直接在他脸上扇巴掌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着村里婚丧喜事都需要村长来主持,他才强压着心里的不快来给杜二丫头收尸,结果她生母曹氏这一出闹的,真是把他一村之长的脸面都给丢光了,此时村长的脸色,由青变灰再到黑,最后冷哼一声,拂袖率先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庄稼汉都以村长马首是瞻,眼看村长都已经走了,他们再留在这里,万一被村长以为都是在看他好戏,以后岂不是没有好果子吃?故而一个比一个跑的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刚刚还被多人围绕着的后山坟场就只剩下杜家几个人杵在那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不长眼的东西,就你破事多,这么有力气嚎,晚上也别吃饭了,把衣服都洗了去!不洗完别想睡,丧门星!”老妇人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越想越气,最后一脚踹在曹氏身上,狠骂了一顿。态度极其恶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你别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一个低柔的声音开口,里面的算计与奚落之意却是十分明显,“弟妹没了丈夫,现在又没了女儿,还有个傻儿子,想着以后的日子没过头了,这才一时没忍住的,要不我带东西去村长家赔礼道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弄出来的事,你去道歉算怎么回事?让她自己去。”老妇人没好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娘,别生气了。”女人浅浅一笑,朝着老妇人安慰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祖母,可别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样子快要下雨了,咱们快些回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家人七嘴八舌地你一言我一语,对于家里的新丧丝毫不在意,反而怨恨杜二丫头坏了他们的好事,让村长给记恨上,斯人已逝,他们只能从活着的人身上找点痛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没一人发现,笼罩在昏黄的夕阳光下,坟堆的泥土动了一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各怀鬼胎的人早已没有心思多呆,趁着天还没变脸就赶紧下山回家去了。曹氏原本还想给杜清歌的坟头整理整理,惹来老妇人一阵辱骂,这才不言不语跟在后头也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破席裹身,埋在土里的杜清歌冷笑一声,她算是基本明白了,她狗血地出了车祸后并没有死去,反而穿越到这里,爹死娘怂,爷爷不疼祖母不爱,还有一家极品亲戚,好,很好,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辈子,那她就好好跟他们斗上一斗,这一回,谁把谁气自杀可两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正挥手拍开身上的泥土,好不容易刚露出一个脑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轰隆——”惊天一道响雷,伴随着雷声不大一会,瓢泼大雨就夹着闪电劈头盖脸下了起来,没一会儿,地上已经有了积水,杜清歌暗道不好,再慢一些,她可能就要陷在泥水里出不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奋力将自己往外拔,旁边的泥土已经被雨水浸透,泥泞不堪,完全借不到力,反而更陷了几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刚来就死在坟坑里了吧?”杜清歌望天长叹,她才刚刚规划完人生计划表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啪哒——”有人踩过泥坑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吗?救命啊!”杜清歌抓住机会大声求救,只不过她就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又不能转头,雨势又大,让她看不清分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呼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她,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并没有人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自己身处坟堆,天色已暗,暴雨携着狂风,身陷地下的杜清歌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真的那么背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刚刚的声音又出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这次不敢再出声高呼,屏住呼吸去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一个人披着蓑衣从她面前笔直过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就不信他刚刚听不到她的呼救,也看不见她露在外面的那颗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怎么一点没有爱心、社会公德心啊,居然见死不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心里一顿火,她怎么穿来这么一个破地方,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怪不得原主被逼得活不下去自尽呢,死了到一了百了,换她来受罪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越想越气,攥指成拳,在身边这么一挥,被泡的松软的泥土竟然被她推动了,她大喜,前世颠勺几年,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人不如靠自己,她一鼓作气,头探在外,双手双脚在底下胡乱捣腾,想把泥土给踢松散了,自己就能爬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觉着身上的压迫感越来越轻,似是快要大功告成,杜清歌大喜过望,猛地一探身,哪知用力过猛,身子没跟上节奏,头重脚轻地就朝另一边摔去,她连忙双手抱身,想要减少点伤害,结果这块地势陡峭,她这一滚就冲着山谷下滑,势不可挡,沿途的石块、树藤根本抵挡不住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翻滚,直至撞上一棵大树,摔作一团,才停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横躺在地,连哼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身上哪哪都痛,她绝望地想着,为什么不摔死她,这倒霉催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良久,她还是一动不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了?”伴随着一道陌生的男声,有人在她身上踢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一肚子的火,听到这句话,她顿时怒不可遏,顿时跳起来吼道:“你他妈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没说完,杜清歌顿时愣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她看清楚了说话的男子,眼眸深邃,唇红齿白,身姿挺拔,一身粗布麻衣挡不住浑身书生气质,领口露出的肌肉线条堪称完美,平常见惯厨房里秃头大肚腩的杜清歌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视线刚好对上男人的双眼,男子黑色的眼眸不带一丝感情,仿佛深不见底的千年寒潭,杜清歌赶紧掐一把自己的大腿肉,才勉强稳住,没有掉进去冻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男人站在她面前,身上也不甚干净,一块块的泥污,杜清歌才反应过来,刚刚撞到的怕不是树,而是面前这位仁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又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救了我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叫什么?这么有缘,我们交个朋友吧?”怎么着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正面遇上的人,而且男子是一个古代美男,真是缘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看她刚刚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他,变脸又如此之快,刻意装出来的娇羞看起来很假,直觉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不想理会她,转头去拾自己被她撞掉的蓑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看着他,眯了眯眼,感觉有些熟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看到男人披上宽大的蓑衣掉头离去的背影,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刚刚笔直路过她还见死不救的男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没人性的家伙,自己竟然还感谢人家,我靠,真是美色误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清歌后悔不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