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你脑子秀逗了吧
作者:胖多多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17-11-08 21:45:15 全文阅读

 “咱们街坊邻居这么多年了,你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长辈,你结婚邀请我们才符合常理啊。”

  “呵”路九歌轻笑一声,“我吃你们家一口饭了?你们算哪门子的长辈?”

  “路九歌你个小丫头,给你点颜色你就想开染坊是吧?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你特么就一乌鸦,真把自己当凤凰了?我呸~”

  路九歌走过去把门打开,“慢走不送,下次别来了。”

  门彻底的关上的那一刻,路九歌从防备状态松懈下来,整个人显而易见的疲惫。静静的走去厨房,揭开锅的那一瞬间,路九歌是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很可笑。

  锅里的米和着水,静静的躺在那里,还是生的。

  路九歌从厨房走出来,刘菁站在原地,像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你没开火,锅里的米还是生的。”

  刘菁没说话,路九歌捏着眉心,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摊开放在床上的嫁衣,路九歌看着这嫁衣,脑袋里一片混乱。

  “这嫁衣,什么时候送来的。”

  刘菁正在气头上,气路九歌扫了她的面子,没好气的回答:“昨天”

  路九歌忽然就笑了,“所以我跑出去一天,你在半夜给我打电话?因为你知道了,我要嫁给凌鹤,你知道你女儿要飞黄腾达了?”

  所以,你是真的,一点也不关心我。

  “如果,我不嫁给凌鹤,你是不是压根儿就不会关心我的死活?”路九歌哑着声音问着刘菁,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她想到昨晚自己感动的湿了眼眶,那些感动在这一瞬间通通成了笑话。

  “什么?你不嫁凌鹤?你脑子秀逗了吧,你知道凌鹤多有钱吗?你有什么理由不嫁给他?”刘菁吼的歇斯底里,甚至有些疯狂。

  “是啊,他那么有钱,我不嫁给他嫁给谁?”路九歌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她已经不想再去追问些什么了,她以为的温暖都是被金钱迷了眼伪装出来的假象。

  她怎么就那么笨呢,如果刘菁是真的关心她,就会在她出走的那个夜晚打电话找她,而不是等到第二天半夜才想起她来。

  如果是真的关心她,会问她为什么要嫁给凌鹤,会问凌鹤对她好不好,而不是拉着一帮人在自己家里炫耀。

  如果真的关心她,就不会把锅放上炉子之后忘记开火。

  一点一点细碎的生活细节,拼凑出一个残忍的真相。

  她路九歌就是个没有人爱的孩子,在黑暗里待了好久了,看到一点点光就不由自主的去追逐。

  追光的人啊,到最后总是会被抛弃的。

  路九歌疲惫的走进厨房,开火煮饭,简单的吃过饭,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大红的嫁衣,夺目的美。

  路九歌用衣架把它挂起来,让它静静的待在一旁。

  路九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海里很混乱,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可是她的人生,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梦就好了,梦醒来,就好了。

  可惜不是,她的生活还要继续下去。未来的不可预测路九歌无暇顾及,她拿出手机充上电,翻了个身,静静的躺着,竟然也就这样睡过去了。

  这一次,路九歌没有再做梦。这大概是这几天她睡得最好的一次了,没有梦,也没有催促。

  醒来的时候,手机上进来几个消息,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是林宇的。

  路九歌顿时又有点头痛,图一时痛快作下的孽,如今该怎么收场。路九歌犹豫了一会儿,划开手机,看着林宇的未接来电还是回拨了过去。

  “喂?林宇?怎么了?”路九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无辜很温柔,她看着眼前的衣柜,脑袋有一秒钟的放空。

  “你还好意思说?你特么昨天为什么拿走我的钱包?”林宇很暴躁,鬼知道他经历了些什么?

  那天在酒店里,他从厕所回来,兴高采烈的,以为自己终于要迎来人生中的顶峰了,结果,路九歌跑了,带着他的钱包一起。

  溜的无影无踪。

  林宇气闷的想追出去,结果却被告知还没付款,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里,林宇像是被扒了衣服裸奔一样,迎接着各路人鄙视的眼光。最后只好写下欠条,压上放在兜里的身份证。

  那时他无比庆幸,手上还有张身份证。

  如今听着电话那头路九歌的声音,林宇一肚子的火全部倒了出来。“你什么意思,你想反悔了是不是?”

  路九歌绞着自己的头发丝:“我没有啊,我怎么会后悔呢?我那么爱你。”爱你爱到想整死你~

  “那你什么意思,跑什么?”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凌鹤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我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说要见我,我身上又没钱,只好拿了你的钱包。”路九歌随口扯了一个谎言,她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能够让林宇平息怒火的理由也就是凌鹤找她了,“而且,我手机快没电了嘛,我也就没跟你说。”

  “哦,这样啊,我…”林宇挠着头,有点愧疚,居然是为了他,那他刚刚还在冲着她发火,“对不起啊,九歌,是我脾气不好太着急了。”

  “没关系的啊,我正在想怎么还你钱包呢?”虽然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那我们一会儿见个面?”林宇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问。

  路九歌转了转眼珠,“啊,这个恐怕不行,凌鹤约了我吃饭呢。”

  “这样啊,那就下次吧,等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好吗?”林宇无奈的说道,“对了,你在凌鹤面前记得多替我说说好话。”

  “嗯嗯!好哒~”

  “九歌,我一定会娶你的。就委屈你三年了……”

  挂了电话的路九歌意外的接到了凌鹤的电话,看来撒谎这件事情,真的不能随便胡来。  

  路九歌站在卧室的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到下午接到的电话,手指在脸颊处摩挲着,这一天终究还是到了。

  她利落的的在衣柜里翻了翻,在一大堆廉价的衣服里挑选着,最终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一堆衣服里。

  路九歌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穿去见她未来的丈夫,那样大富大贵的人,大概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她这些衣服到底有多廉价。

  路九歌就那样呆呆的坐在屋内的地板上,天色渐渐变暗,像晕染开的墨色。

  屋外依旧是一片和着麻将滚动的嘈杂,在这样的嘈杂里,路九歌像只受伤的小兽蜷缩在那里,眼神呆滞的扫视着屋内的一切,目光最终落在墙角的木匣上。

  上面的锁头落了漆,匣子上积满了灰尘。路九歌动了动弯曲的有些麻木的腿,走过去抹掉匣子上的灰尘,烟尘乱飞,呛得她满目泪水。

  旧事纷至沓来,像烈日灼心,路九歌的鼻子有点酸。

  匣子里装着很多旗袍,是刘菁年轻时的最爱,在刘菁没遇上路九歌的父亲之前,刘菁其实是个很漂亮很明媚的姑娘,穿着最美的旗袍,像上海滩的乱世佳人,美艳不可方物。

  可是,爱情让人蒙了心,后来,一切都变了。这些旗袍被装进匣子,无法重见天日。

  路九歌抚摸着旗袍上的精致绣纹,仿佛能透过这些看到刘菁过去的风光岁月,佳人不再,岁月才最是磨人。

  路九歌看着渐暗的天色,抹了把脸,拿出旗袍,挑了件月白色的穿在身上。镜子里的女人,皮肤比月光还白皙,一张脸上妖娆尽显,在月白旗袍的中和下,显露出南方女人的温婉,一半是温婉,一半是妩媚。纠结的特质综合在一起,独特的韵味。

  路九歌画了个淡妆,姨妈红的口红色号,显得那张脸更白了。

  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她看了麻将桌上的刘菁一眼,散乱在耳后的头发,暗沉的肤色,眉飞色舞的摸着麻将,眼角眉梢都挂着市侩。

  在路九歌走过去的时候,打出一张牌,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去哪儿?”只一眼,就愣住了,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路九歌嘴上的笑愈发明媚,“出去和未婚夫吃饭啊,没有好的衣服穿。”路九歌在静静等待着刘菁的反应,如她所预料到的一样,刘菁的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怀恋和悲伤,最终转瞬即逝,剩下的只有谄媚的笑。

  “哦哦,好好陪人家凌先生,晚一点也没关系,要是实在太晚了,就别回来了,免得麻烦。”说完眼睛又回到牌桌上,任由路九歌消失在视线里。

  路九歌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刘菁推了推眼前的麻将,一堆字符,瞬间失去了意义。“不玩儿了不玩儿了,散场散场。”

  众人撇撇嘴,心有不满,但看着刘菁的神色,最终还是忍下了心中的不满。

  刘菁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满地的瓜子壳和烟头,窗外,月亮隐入云层。

  一室孤寂。

  路九歌出了门,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停在夜色里。路九歌拢了拢耳边碎发,深吸一口气,款款的像车子走过去,手指轻轻的在车窗上敲了敲。

车窗很快降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的侧脸,下颌线流畅,睫毛很长很密,遮住深色眼眸。路九歌有点震惊,没想到,凌鹤竟长得如此英俊,只可惜,想到这儿,路九歌脸上的神采由惊艳转为惋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