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斗破江山:权后太入戏

正文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颗弃子

[更新时间] 2018-02-14 05:53:01 [字数] 2003

寒风就这么打在院中的两个人的身上,但是似乎两个人此时已经不感觉到寒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跪在地上的那个人,身子却是止不住的发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忽然一股寒风就这么在自己的耳边吹起,晴空的身子一顿,瞬间僵硬了下来,她能感觉到耳边孙如云轻轻呼出了的热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这么打在她的脸上,甚至比任何惩罚都让她难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身子却就这么僵在那里,不敢动分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以后,我问你什么最好老老实实的说,否则,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就这么弯着身子,在晴空的耳边说完这些话,嘴边的笑容,丝毫没有散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似乎觉得不够,孙如云又轻轻的拍了拍晴空的肩膀,这才站起身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的心,在那一刻,仿佛被寒风冷冻一样,甚至连带着呼吸,都让她觉得异常的困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直到孙如云直起身子,晴空才找回呼吸的感觉,却是急忙趴在了孙如云的脚下,身子不住的颤抖。连带着声音都带上了几分的颤音,“启禀王妃,奴婢看见,奴婢看见,大皇子出府的时候,那个孙家,那个孙如溪也跟在大皇子的身边,好像是大皇子送她回府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话说完,整个小院瞬间安静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就这么一直趴在地上,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的孙如云,面上依旧挂着轻笑,但是却是能在眸底看到那抹的悲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听到是龙清洋送孙如溪回府的心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人不知道,可是她却是明白,孙家和大皇子本来就是息息相连的,从她没有嫁给龙寒远的时候,就已经分不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她嫁给了龙寒远,却是没有成为龙寒远的女人,反而私下里帮着龙清洋注意着王府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为大皇子做一些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以说,她的心一直都是在龙清洋的身上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龙清洋是怎么回报她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有了一个江喻,现在又来了一个孙如溪,一个贱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这一次却又是不一样,她似乎也明白了那时还在闺中的时候,为何她的父亲对孙如溪她们母女不理不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即使孙如溪的母亲是她的父亲费尽千辛万苦才带回府上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即使孙如溪那时的容貌已经初显绝色,在他的面前,却依旧是得不到半点眼光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的父亲,那样做,何尝不是在保护孙如溪她们母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的母亲对待侍妾和庶子庶女是何种模样,她清楚,她父亲自然也是清楚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要不是这样做,以孙如溪的姿色,又怎能在尚书府活到现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原来,现在她成了一个弃子,不管是在自己父亲的面前,也是在龙清洋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踩着自己身体上去的,却是那个让她一直都不屑一顾的庶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忽然,一口鲜血就这么毫无预料的吐了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甚至有一些,都沾染到了晴空的身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的面色瞬间一变,急忙抬头看向孙如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月光的映衬下,孙如云的脸色更显的苍白,嘴角的鲜红,却是让晴空的心头瞬间一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顾不上其他,晴空快速的站起身子,急忙扶上孙如云已经有些摇晃的身子,急声喊道,“王妃,王妃你怎么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拖着最后一口气,一把抓上晴空的小手,颤抖着说道,“扶我,回去,不要声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话音刚落,孙如云眼前一黑,身子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晴空的身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脚下瞬间一软,却还是强撑着将孙如云扶到了床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着昏迷的孙如云,晴空就这么站在床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心口依旧是阵阵的发疼,但是晴空却是丝毫不在意,眸光就这么直直的落在孙如云的身上,脸上的表情晦涩莫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到孙如云醒来的时候,却已经是第二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脑子一阵阵的发沉,带着些丝丝的胀痛,却是让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瞬间的回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日的天色格外的好,丝丝的阳光,就这么顺着窗口,洒进屋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让屋子都带上了丝丝的暖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却抵不过孙如云发寒的心口,眸光中也缠绕着丝丝的寒光,再也不见往日的那个跋扈的孙如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端着吃食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直盯着床帐的孙如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面上一喜,急忙将自己手中的吃食放下,快步的来到了孙如云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妃你醒了?感觉如何?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声声的关心,让孙如云的眸光动了动,转头却是看见面色满是苍白的晴空,就连唇上,都没有半点的血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小脸之上,却满是担心,眸中的担心像是在她的心底荡起丝丝的涟漪,却在闭眸的瞬间,瞬间消失殆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没有理会晴空的话,而是挣扎着起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见此,急忙搭手将孙如云扶了起来,让她坐好之后,这才端着吃食放到了孙如云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着今日比着之前好上万分的吃食,孙如云的眸光闪了闪,带上了几分的冷光,“为何今日是这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听了这话,瞬间收回了手,眸光躲躲闪闪,却是在感觉到孙如云周身的寒光之后,这才说道,“奴婢的母亲去世了。王妃之前给奴婢的首饰,奴婢没有用上,便给了大厨房的一个厨娘,她才给了奴婢这些吃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的眸光沉了沉,却是没有说话,就这么拿起汤勺,一口一口喝着这些对她现在来说,食之乏味的东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见孙如云吃着,却是轻轻的吞了吞口水,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孙如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脸上的苍白依旧,却是抵不过她唇边的笑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的心口一颤,却是放下了汤勺,沉声说道,“拿走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面色一变,急忙说道,“可是不合胃口,奴婢跟他们说,再让他们在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孙如云听了这话,却是冷笑一声,斜睨了一眼晴空,没有再说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晴空的心口一震,闭上了嘴巴,小心的将这些吃食拿了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