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武林豪杰爱上我

第三卷 波谲云诡,人心险第三十二章 千羽伏击

[更新时间] 2017-09-22 20:44:10 [字数] 3498

杜若紧紧抓住那孔武有力的臂膀,双眼虽失焦,语气却如火灼烧般急切,“快!快去木子楼禀告师伯,掌柜许寅平是千羽阁的走狗,他们马上就要带人杀过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闻言大惊,连点杜若肩上三处大穴,止住她伤口不断地渗血,然后立即抱起晕过去的杜若向木子楼赶去,杜若在摇晃中似乎清醒了一下,妮妮呓语道:“沐易,你个大坏蛋,就不能温柔点吗?快把我晃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唇,忍不住嘴角轻扬,可看向她被血染的半身,神色又冷了几分,脚下速度不减,手上多用了几分内力,尽力去缓解杜若的不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赶至木子楼时,正好遇见老二凌尹皓准备出门,他被浑身是血的杜若吓得呆住,立马扣住她的脉搏探查,慌乱道:“沐弋,怎么回事?她怎么伤成这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忘了对方自小便口不能言,看着他嘴巴无声地一张一合,凌尹皓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急躁道:“你在说什么鸟语,先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弋神色微僵,抱着杜若立即向里走去,宇尹文和莫尹樊二人本在讨论六弟的失踪,见着杜若这幅模样,俱是又痛又惊,三师兄弟急欲回房施救,可秦沐弋在一旁焦急地比划着,一会儿指着门外,一会儿指着门内,直让人摸不着头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尹樊知道他二人关系亲密,道他是害怕,安慰道:“秦沐弋,别怕,我们三个会救醒杜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弋心中愁苦,极力摇头,倏地看见挂在一旁的账簿,一把扯下,咬破手指,以血作墨,急速写道:掌柜内鬼,千羽阁正赶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皆是大惊,宇尹文厉声道:“沐弋,此话当真?从何得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弋指了指杜若,示意是她告诉他的,三人看着杜若的惨状,心知大约是她冒死得来的消息,再想到许寅平今晨匆匆告别,更加确信消息无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三剑一时间竟有些难住,众弟子还散落在外,而他们又不知道千羽阁具体实力,现仅凭他们四人还带着一个重伤的杜若,既撤不了又守不了,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亏得宇尹文江湖老道,当机立断道:“四师弟,你我知道众弟子的去向,你我立即出门去寻回众弟子,二师弟,你留在这儿,找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等弟子回来,若贼人来了,你就见机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尹樊迟疑应道:“掌门师兄,就算寻回众弟子,这熊州是他们的天下,我们这浩浩荡荡一行人又有何处可去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尹文看向秦沐弋,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却见他又咬破一指,写道:刺史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尹文目光闪烁,似有千言万语,最终点头道:“听秦沐弋的,找到人,就全带到刺史府去!但不要过于张扬,还是要尽量避人耳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尹皓和莫尹樊二人虽不解,但现今形势不利,也不便多问,点头称是。遂三人分头行动,秦沐弋则抱着杜若回刺史府提前准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前,秦沐弋知道自己曾经的师傅孔尹锐被擒,便料定杜若和其他华山弟子会设法施救,遂也赶来熊州,寄宿于旧识的刺史府中,那日炎武楼的黑衣探子便是他安排去打探消息的,得知众人在木子楼落脚,便想着去那儿与众人重逢,在半路上正好碰见他朝思暮想的人,只是未曾料到她会受此重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弋看着府内丫鬟从房内端出一盆盆的血水,几乎被撕心裂肺的内疚浸没,沉默地窒息在心如刀绞的自责中,恨不得折寿十年去换回那个活蹦乱跳的杜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幸得坊主内力相助,杜若即使这般折腾也没有再出现濒死的凶兆,又得秦沐弋多颗珍贵药丸提气,静卧两个时辰后,杜若终于醒了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她迷茫无神的双眼逐渐聚焦,最后露出惊喜的神色,秦沐弋才从自我折磨中解脱出来,跪蹲在她的身侧,柔声问道:“沐若,你怎么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明明记得昏迷前遇见的是那个人,怎么醒来看到的却是他?自知道秦沐弋跟着自己一起不告而别后,她也甚是挂心着秦沐弋,如今见他安然地站在自己身边,杜若吃力地爬起来,看着他笑道:“阿弋,终于看见你了,我就知道,六师叔出了事,你一定也会来熊州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弋看她笑靥依旧,心里的石头稍微轻了些,便交谈起这些天各自的见闻和经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沐易和宇沐珂匆忙赶来的时候,便只瞧见两人言笑晏晏的模样,宇沐珂一手指着杜若,不知是气得还是急的,双眼通红地瞪着杜若大骂道:“好你个死没良心的杜沐若,这两天我和沐易师兄都快急疯了,刚刚我爹还说你受了重伤,你倒好,躲在刺史府,笑得像个臭王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她刷刷留下两行眼泪,仿佛她才是那个挨骂的人,无辜地看向钱沐易,却见他也面色不善,只冷冷地看着自己,犹如审视一个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连忙乖乖将这两天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捏造了个路人救下她,如约没有透露是升巧坊坊主。见两人面色稍稍缓和了些,杜若可怜地指了指自己的肩头,对着宇沐珂委屈道:“肩膀都痛死了,沐珂,快过来帮我看看,是不是又裂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沐珂大惊,连忙上前将她衣服扯下肩头,仔细查看,秦、钱二人猝不及防,只见其肩头浑圆,肤嫩凝如脂,灼若芙蕖。立即不约而同地低头看向它处,只是耳廓的粉红都有些扎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不料她这般毛躁,下意识看向钱沐易,却见他垂着眼不知在看什么,才瞪着宇沐珂道:“唉,大小姐,我好歹是个姑娘家,你就不能保护一下我的名节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沐珂反头看着屋里的两个男子,才意识到自己举止不妥,连忙怒道:“你们还不出去,杵在这干嘛?要偷看我家沐若吗?臭色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沐易立即甩袖往外走,一脸不屑道:“谁要看啊!自恋狂啊你,我还怕长针眼咧!” 秦沐弋紧跟其后,跑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杜若气急,坐起来指着他背影,气得半句话都说不全,宇沐珂帮她将衣服穿好,有些底气不足道:“咳咳,沐若啊,你这伤口虽然瘆人,但已经被悉心包扎过,而且我瞧你精气神很好,你的伤应该很快就能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斜眼看她,果然是个厚脸皮的丫头,还妄图转移话题,遂咂着嘴道:“啧啧,果然不愧是玉大夫的外孙女,医技高超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嘻嘻,是哦,”宇沐珂不羞反笑,将杜若扶倒,替她掖好被子,戏谑道:“杜宝宝,姐姐我还要出去和众兄弟商议事情,你赶紧好好养伤,再睡会儿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一边躺下去,突然忧道:“你可看见我从长安带过来的大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沐珂戳了戳她的脑袋,笑道:“泥菩萨,你且自己过河吧,那个丑大叔今天在大街上瞎晃悠,被四师叔和钱沐易撞见,就一起带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放下心来,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对着她做了个鬼脸,便闭上眼假装入眠,让宇沐珂放心离去,此刻华山内忧外患,而她如今的身子半点忙都帮不上,只尽可能不要成为累赘便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今日已经睡了许久,实在睡不着,只能对着天花板干瞪眼,脑子里不断浮现的却是今早与升巧坊坊主的那番谈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炎武楼,花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沐若,我已经许久未对人提过谢字,如今你帮我找回这块玉佩,我十分感激,谢谢你”坊主轻柔地摸着丹凤彩琦玉佩,神色是难得一见的温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大爹留给她的玉佩,杜若恨不得立即把它抢回来,但以两人悬殊的武力,杜若不想以卵击石,只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番我救你一命,折损了一颗续命丹,又耗费我许多内力,我统统可以不计较,只希望你从今守口如瓶,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我之间这桩交易,也不要让人知道这玉佩在我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这才知道体内那股浑厚醇熟的内力竟是他传给自己的,若非这股内力相助,自己受此重伤,怎能现在便站在这儿和他谈笑,杜若一时不知该感激他大义相救还是该憎恶他强夺玉佩,只好无声点头,算作回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坊主眼神倏地冷了下来,言语中挟了丝轻视道:“你和你朋友两条命,换你捡来的一块玉佩,你若是不满这桩交易,我自然还可以再添些银两,我升巧坊也不是个会落人口实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闻言,思索了片刻,笑赞道:“升巧坊的交易果然公平,我虽爱财,却也知道两条人命换一块玉佩是我赚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珍视这块玉佩,这真的是昔日武林第一美人杜娧怡的玉佩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天资这般愚钝,就不要到处瞎打听了,区区一个阳郎便能要你的命,我救你的事只当我发了次善心,也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到处炫耀。”坊主脸色稍霁,言语中的轻视虽加重了,与方才的疏离相较,其中韵味已相去甚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若这会儿倒是听出了他的傲慢,抽了抽嘴角,不满道:“知道了,救命恩人,我不会和任何人,求其是那种自命不凡的人去炫耀说,是你这个大善人救了我这个小弟子,是鼎鼎有名的升巧坊坊主用深厚的内功救了我这个三流华山剑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很好,自知之明是个好东西,我庆幸你虽平庸无能,却也有!”坊主一脸平淡地说出这句话,竟让人觉得这是他的肺腑之言,杜若很想索性和他撕破脸打一架,但在生死存亡面前,杜若还是默默把愤懑咽了下去,只笑笑不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在被窝里,杜若回想起来还是恨得牙咬咬,可再回想,杜若竟然觉得自己在畏惧这位坊主。从第一次见面便被他全面压制,自己非但没有努力去抗争,还一味逆来顺受地接受他的指令和安排,哪怕是大爹留给她唯一的玉佩,她甚至没有鼓起半点勇气去夺回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孬,杜若默默攥紧拳头,心中泪流千行,对方武功难测如阴阳,气场不动如山岳,自己何时才能夺回玉佩,何时才能堂堂正正地站在他面前,不惶不馁,不卑不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