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我本褴褛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18-03-04 13:45:20 全文阅读

在经过一重天时,冥玖让南忧稍作等待,她则去了槐树那里。

上次特意来时,一重天的小神仙都不知去了哪里,她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们了,此番回来必定得过来瞧瞧。

还未接近槐树,槐香就已扑面而来,天界不同于人界,万物在这里吸收了仙气,就变得不一样了,就那这槐树来说,它如果生出了树灵,对于自己的生长周期,是完全可以自控的。

所以现在这个季节,槐花还未落,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冥玖!冥玖!”

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冥玖低头看去,只见槐树下站着个褐衣男子,此时正对着她招手。

“蔺鹿,你怎么在这里?”冥玖跳下云头,飞快向男子走去。

那唤作蔺鹿的男子,笑着等她走近:“前些日子槐卫仙君给我安排了些差事,便离开了一重天几日,途中又怕你来找我,担心的紧,忙完后便赶快回来了。”

他说了许多,却始终没有说到冥玖所问的问题上。

“那你怎么会站在这里?”

“我怕你来了找不到我,便在这里等你了!”蔺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起来你有些许日子没来了!”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了些抱怨的意思。

冥玖轻笑一声,不怀好意的问道:“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许久不见我,念我念的很啊!”

她只是闲来无事想要捉弄他一番,没承想待她抬头看去时,蔺鹿双手遮着脸,指缝露出来的地方连带着耳朵红的滴血。

只这么一眼,她便知晓了蔺鹿心中所想。

冥玖颇为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目光越过蔺鹿,看向了他身后:“其他人呢?”

过了许久,蔺鹿才放下手,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我不知,许是在休息。”

冥玖点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身后南忧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你还没好吗?”

南忧并未显形,他隐在冥玖身后,伸出前爪在她肩上拍了几下。

“谁在说话!?”蔺鹿眉头紧皱,伸手将冥玖拉到身后,戒备的看着四周。

冥玖站在蔺鹿身后哭笑不得:“无妨,是来找我的。”

“你要走吗?”蔺鹿回过头来神色紧张的盯着她。

“我……”一瞬间,她竟说不出要走的话了,“嗯。我晚会再来找你。”

不过,最终她还是说出了口。

“那小子喜欢你。”

走出一重天好远,一直沉默不语的南忧,突然出声说道。

“……”冥玖不语。

“真的。我看的出来。他眼里对你的爱意都快要溢出来了,”他说着停顿了下,复又继续说,“那是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我以前见过,真的。”

“你以前见过?在哪里?”冥玖逃避了蔺鹿喜欢她的话题,抓住他的话问道。

南忧从鼻中“哼”了她一下:“休要扯开我方才说的话。”

冥玖撇嘴盯着他:“扯开了又怎样!难不成你还要打我一顿?”

南忧笑道:“那倒不会,不过……还没到吗?”

瑶山境还依旧是她离开时的那个样子,冥玖推开小院的门,兴高采烈的喊道:“裴印,我回来了!”

院中并无人影,冥玖跑到裴印的房门前,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探了个脑袋进去:“裴印,我回来了。”

“……”

“裴印?你不在吗?”

“……”

冥玖心里顿时失落了好多。

“你去了哪里?”

在她打算合上门出去时,屋中传出熟悉的声音。冥玖慌忙将门重新推回原位,伸长脖子看向屋内。

“私自离开天界,冥玖,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裴印坐在窗前,窗外吹进来的风撩起了他些许发丝,看起来明明温柔如水的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却是冰冷的如同深海里的冰,没有丝毫温度。

“我……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要她说只是因为她心里不好受,觉得裴印不在乎她,便去了人界?还是说她只是因为茗湘的缘故,所以才离开的?

这些话她都不能说出口,也说不出口。

“冥玖,我发现我平时对你太好了,所以才让你这般无法无天!”

“对不起。”冥玖低下头,小声说道。

“你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如何吗?就你那点儿破修为,还敢一声不响的离开,你就不怕一去不回,死在哪个犄角旮旯吗?!”

“我……”

“先放着这个不说,你这次回来带了个什么回来?”

在他们进入小院时,裴印就已经感觉到了除冥玖以外的气息。

“是一头白狮,我在茶楼里遇见的,我想带他来尝尝你酿的酒,顺带……”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裴印打断:“我不管你带他回来干嘛,给我老老实实待到院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私自外出!”他说完便消失在窗前,留下冥玖一人楞在屋内。

过了许久,久到冥玖都感觉不到自己的体温时,“啪嗒--”一声,窗边一声轻响,冥玖抬头看去,顿时笑了出来。

只见南忧又变回了原型,他的脑袋从窗外伸了进来,但由于脑袋过大,所以只有一半进来了,然后他便卡在了那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笨蛋吗?”冥玖走到窗前,笑的前仰后翻。

“别笑了!我这还不是看你半天没出来,想着看看你在干嘛,谁承想……谁承想……”谁承想结果就卡住了!

努力了好久,冥玖的嘴才合上,但当她抬头看见南忧时,一瞬间就破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先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忧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随即抖动了下胡须,不待冥玖停下笑声,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身躯。

“能笑上一笑也是好的。”南忧周身萦绕着白雾,他的身形在白雾之中变化不断,“我知道我为何会出现在茶楼救你了!”

冥玖并未理会他说的话,身形一闪,从窗户中跃出,待脚尖落地之时,南忧从白雾之中走出,恢复了人形。

“方才为何变回原型?”

南忧走在她身侧,面上未有丝毫表情:“你心上那人的修为高过于我,用原型比较轻松。”

冥玖皱起眉头不解道:“那为何现在又变为人形了?”

南忧抿唇轻笑:“因为他不在。”

冥玖当即侧过头来看他,眼中满满的不相信。

南忧却是不再理她,快步行至桃树之下。

桃树上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只是在那字迹右下方,出现了一个名字。

“茗湘?是谁啊?”南忧回过头来看她。

冥玖没有走过去,她去酒窖里取了几坛酒,揭开酒封往嘴里灌了一口:“他的心上人。是个看守妖兽的仙君。”

“那……她现在何处?”

“死了,也或许还活着。我不知。”说起这个来,冥玖的神色就暗淡了许多。

南忧自是注意到了她的表情,他瞥了那字迹一眼,抬脚往冥玖那处走去。

裴印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冥玖和南忧在院中喝了一地的空坛子,月上树梢,冥玖睡意朦胧,脑袋中昏昏沉沉的,眼前的景物也看的没那么清楚了。

南忧又变回了原型,他卧在冥玖身边,一身白毛在月光的照射下,变得漂亮了许多:“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让你靠一靠我。”

冥玖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低声呵斥道:“谁要靠你啊!一身惹人烦的白毛,早晚有一天被人扒光!”

“……”

看着她语不从心的样子,南忧起身往旁边挪动了些许。

瑶山境是三重天最安静的地方,正因为安静,也让它缺失了人气,在其他仙家眼里,难免会觉得此处死气沉沉,如果不是裴印酿的酒喜人,他们大概永远都不会来这里。

入夜之后,细微的响声也能被扩大好几倍,所以当南忧走动之时,冥玖就已经扭过头来,视线紧紧盯着他移动。

等他在墙角停下时,冥玖一声轻笑,刚准备开口,下一秒南忧便消失了。

“……”冥玖震惊的看着那处,顿时酒醒了一半。

南忧居然在她的眼皮子低下消失了!!

冥玖连忙起身,跑到墙角,伸手在墙上拍了几下,直到她的手掌都红了起来,那面墙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南忧!南忧!”冥玖张大嘴巴,大声呼喊,眼里也是满满的着急。

“你在干嘛!?”身后裴印的声音徒然响起。

冥玖回过头来,刚要将方才发生之事,复述给他听,但当她目光扫过裴印手上时,一时间像是被人打了当头一棒,喉咙哽塞,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裴印背对着月光,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垂在身侧:“天色已晚,回房歇息吧!”

冥玖低头看着地面,掩在袖中的手,已经不自觉握成了拳:“你手中拿的是何物?”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裴印瞥了她一眼,将手里之物收进怀中,面色如常:“只是从司命那里拿回来的小物件而已,不值一提。”

冥玖闻言浑身都抖了起来:“小物件?天运簿这种神物只是个小物件那么简单吗?裴印,你疯了!!”

裴印伸手揉了揉眉心,开口时却不是在答她方才问的:“从明日开始你便去找卿渊神尊修习术法吧!何时修为能让我看的过去了,何时再回来。”

冥玖盯着裴印许久,三分心寒,七分失望,最终却是笑了一声,随即离开小院,只留下一句:“原来她在你心里是那般重要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